星期一, 12月 11, 2006

老師不是”寧波車”是”先生”

多天不寫,乃劍道老師到訪,老師今年六十二了,仍舊穿著防具運劍如飛,大戰小戰連場,面不改容,真應了一句諺語: “拳懼少壯,劍怕老郎。”,老郎手中劍可功力深厚令觀者和對手折服。

老師在香港有連繫者不少,今回到訪則應敝會之邀而來,在多天來先記一怪異現象,吾戲謔老師似一名宗教上師或密宗寧波車,一到則信眾便會千方百計來接近他,似乎如此便會得到功力精進,能與寧波車摸摸手,最好來個灌頂呢。其實這”寧波車”比喻一點沒有錯,人出於”私”來接近老師便是自我有所祈求的行為反影,真正出於本心還是私心,這點便是分野。

華人待客之道實不可盡取,今時今日,旅行團都強調享受優閒,言則密集和大量只會令被款待者吃不消。其實真正對客人在於心,體貼則不是只以自已單方去想,反過來從受方去想。能真正窩心地去了解或摸到客人所想的,則高手也。客人提出而能達令其欣者,亦非低手。只以自我覺得好以為是好地去待客,則是最劣,但往往華人好此道者眾。

很多人整天說老師的劍館中那套訓練神話,今回老師攜來自己攝製的”劍道入門”DVD,乏人問津。真是「葉公好龍」,一切都是吹而矣。吾觀之,老師亦懂觀之,那一切皆會成”門面”功夫,真是見怪不怪的功利現實社會。老師應該將包裝寫上”劍道秘技入門”,那可多人購買了耶。

老師也是人,離開劍道場就你和我一樣,根本是一頑皮長者,酒精和強勁音樂下,老師也跳舞一番,面..面..kote..面舞也極可愛,瘋了一晚,回途的士上睡了。他後謂飲酒已不復當年勇,真的老了,遲早尚能酒否,聽出點點時不與我的唏噓!

老師一個人時很懂對自己好,飲點好酒,聽聽MP3,心愛英日老歌,跟他伴飲一會亦氣氛一流,他根本是一名懂生活有品味的人,音響和心愛的攝材全是與時並進的,他思想沒有跟不上時代,只身體在一步步慢落。老師是享受孤獨,如一匹老狼獨闖天涯,苦樂外人難以去明白,只偶爾晚上手執一杯陳年老酒時,播放他一生回顧的相片集時,便可明白人在細時的生活遭遇可影響一個人長大的一生和性格。老師年輕就已經孤身闖外國逃離劍道,直至父逝母病回東京接手劍館,劍道對他可算悲喜交集的終身事業,劍道家可不是好當的。

見其次次南征北討出門的瀟洒,婆婆媽媽的以為要貼身照顧他便只是一廂情願,老師根本是一名千山獨行不必相送的人物,留多點白和空間給老師反而最合其心,最後一天我咽喉失聲不能多語,在中環機鐵辨妥登機手續後,與他在 國金露台茶座酒吧中放鬆飲飲渡過了言語不多兩小時,但這裡最代表香港style,老師一坐下便喜歡地道: 「這就是人生!」,跟往對岸的海運大廈牽動了他懷念昔日時光,他第一次來香港便是乘客船在海運大廈登岸的,三十多年了,那時他三十多歲精壯之年,今坐我面前的老頭亦曾經年青過……

在實際中我亦不太喜愛叫他 老師,可能有部份劍者當他是上師(寧波車)呢,我喜歡全稱 - - 先生(MR. - - ),這可比老師更合其身份,而且因為我從幼稚園便已經叫教我的老師做 ”先生”。 看電影《墨攻》片段中,梁城人尊稱 墨者 革離 為 “先生”。




上照片中穿劍道防具者是久保先生,另一是西藏達賴喇嘛,我們有拍攝了多張 先生 側面勁似達賴側面的相,遲些上傳一笑。

8 則留言:

littlelittle 說...

人到無求品未必高. 有慾有求正是一般人. 不能免俗, 一般的我等尚存一切慾望. 只是, 你所求的, 和我所求的, 都不太一樣.

老師此行說: 不要憎惡.

在心.

Sam Tsai 說...

關兄之神速,令人折服!

久保先生有您們這群海外弟子,也算是幸福的!

說...

私心?貪心?還是癡心?
沈溺於慾望,感覺就入了迷呢∼

katana 說...

1 先來個【注】,因有友不明 葉公好龍

成語“葉公好龍”出自漢代劉向的《新序‧雜事》。
春秋時,有一位名叫子高的葉公愛龍成癖。他身上佩帶的鉤劍、鑿刀上都飾有龍紋,家裏的梁柱門窗上都雕刻著龍。

上界的天龍聽說人間有如此喜歡龍的人,就決定來拜訪葉公。一天,天龍降落到葉子高的家裏,它把頭伸進窗戶裏探望,把尾巴伸到堂屋裏。

葉公看見這天龍後,嚇得面如土色,失魂落魄。原來葉公並非真的喜歡龍,而是喜歡似龍非龍的東西而已。

從這個故事演變的成語“葉公好龍”常用來比喻人說一套,做一套,口是心非。


2 再來記吹水......

心中藏私、貪或痴,都沒有什麼,因為人人之心皆藏黑暗面,碰不得。
最慘是起了慢心,再沒有謙遜,一切價值觀成權慾所支配和衡量。
如此的人已經不合適再拿劍,劍之另面只會令其完全入權慾之魔。最好拋開手中劍,去玩登山,體會一下自己的渺小,在左自然頂峰極地中,你個人算什麼,而且就剛好是最佳面對自我的無人煙絕地,神靈就可能在你左右,你會feel到但看不到。
風在,但乘風難,禦風者則難上加難。

俺都唔知wa在寫mud...xd.....真好玩,暈

惜緣 說...

幾小時的練習,即使跟足也不過數天,能有多大的啟發?真的可以導人升仙乎?老先生就好像大學教授,有時間就指導一下我等小學生;但有人卻莽想跟教授幾天就能從小學生變成大學教授?!至於其他別有用心的,只能說跟著獅子的狐狸永遠都不過是狐狸罷了。

相同現象出現於霍金到香港,聽一兩場演講,見見本人就真的可以變科學家?當時買他的大作的人又有多少能全本看完?霍金出版《時間簡史》一書,全球賣出逾1000萬冊,但內容艱深,在西方被戲稱為「讀不了的暢銷書」....痴心莽想從來不分東西方.....

匿名 說...

自以為是,在老先生前喧賓奪主,反顯出老先生與世無爭的人到無求品自高.

katana 說...

先生乃【賓】
出資出地方者眾乃【主】
被邀來參與者乃【客】
那何謂"喧賓奪主"?
身份輩份在金錢面前是絕對沒有地位的。
李家誠要搞劍道講習,他是什麼呢?

匿名 說...

老先生也要人出資出地方才能成行, 他不是無求的, 只不過有【客】不知其所以, 以為自己也是【主】, 才出現喧賓奪主"的現像……輩份算甚麼? 長輩能把你的錢當成他的錢嗎, 你的地方變他的地方, 由【客】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