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22, 2018

一場插花 和 一場試合



電視日劇〈高嶺之花〉,在 花道 上給予的開示,花道家是感性很強的人,能感覺出和看出常人看不出的精神境界,就是盡在一場插花!

關於劍道,「氣勢」是審查中排首位的,是最抽象的東西,也不是一般人眼睛能看到的,是劍道家的感覺,盡在一場一分鐘試合




星期三, 9月 19, 2018

日本文化之「道」,只有見不到的才搭上「政治」



在日文的劍道升段審查參考書藉中,有云日本劍道分幾個階段。

初段至三段是初級 /   四段和五段是中級 /   六段以上是高級

此意味技上之分水嶺,真實情是很多人在三段止步,因摸不通進入中級的要求,而高級也是有更高級,這是劍道吸引習者之地方。

但有不曾深了解日本劍道的劍眾或外行人,會出現一種想法,以為去到六七、八段乃一層身份和話語權象徵,是一種政治產物段位,這是一大誤解,也能導致其周遭劍道衰落。

中段階段級劍道人去教後學並沒問題,鑽研必能登頂,但一「封禪」,便完了!

這好比喻登山老寓言,有人爬山爬到雲霧層看不見頂便當自己登頂了,下山回去告知族人頂峰甚麼模樣,反而有一天,一個曾真正登項的旅人,經過該村族時,說出山頂如何的風光時,村人卻不相信充滿胡疑。


高級日劍道是另一番意思和技術的,只不過劍道以道冠之而相當抽象,這點則要了解日本一旦冠之以道的文化,例如花道、茶道、書道、弓道等,其高程度之境界是強調並不是一般人能見得到的藝術境界,有天賦者和有勤修者得看到此玄妙或玄幽。

「道」在日本文化中是有點神秘感的抽象畫,日本人喜歡 莫奈 的畫,尤其晚年抽象的睡蓮,平凡人只會看到是一的色彩烏鴉,到境界者就能看出睡蓮和當時垂老 莫奈 的內心,這是緻極藝術家的境界。

回說劍道,莫被政治段位封發之說所迷惑,雖則會存在,但亦存在真正的劍道,這個留給能進堂奧者一窺其奧妙,此路無路,大道無門,全看因緣!汝未見到的不能妄說無!

反而古流劍術沒稱道」,高低全看傳承,卻有劍法劍譜心法和掌門人系統,平息了一知半解之出現,沒有道之虛無妙韻,卻含術之實務精神。

佛拈花微笑,明者便明便見到,切莫未明未見到卻扮成高僧去胡亂教化,佛沒有說任何話的。

今天劍道弄出多種打法,那誰位劍聖、劍道家能出來說幾句解惑?




今天劍道弄出多種打法,實更進一步分裂,也更難或更易進入奧林匹克項目。而令教的也茫然!比賽烏龜劍法,交鍔華爾滋防退擊法,玉龍旗打法,日本高段劍道大會打法,升段審查打法;那誰位劍聖、劍道家能出來說幾句解惑?

比賽烏龜劍法

交鍔華爾滋防退擊法

玉龍旗打法

日本高段劍道大會打法

升段審查打法

星期二, 9月 18, 2018

兩岸四地是何地因「會員制」造成更高強的選手無緣參加WKC?




〈劍視〉讀者問:
「兩岸三地是何地因「會員制」造成更高強的選手無緣參加WKC?」

其實劍視曾寫的,可能稍久遠,現以更精簡邏輯式再描述來回答讀者吧!

若兩岸三地(其實是四地,尚有澳門) 重視FIK的全世界劍道錦標賽(以下簡稱WKC),其為國競爭光之意味,其如卡通〈龍珠〉中「天下第一武道大會」之熱血氣息,那兩岸四地實在應該是讓所有當地習劍道者經公開排位比賽打出最強的而做選手去參加WKC,這才是正常的程序。

可是兩岸四地,被FIK應定之劍道組織或協會,都以選手權比賽只限會員參加,想問台灣有多少地區道場和劍道人是中華民國劍道協會會員呢?多少又不是其會員呢?那多少劍道人被排於選拔之門外?

香港是繼台灣後劍道史最長的地方,香港劍道協會也是玩選拔選手只限會員那套,更甚是就算會員之公開不分段男女子個人比實已停辦廿多接近三十年,現之選手乃著會員自行報名,要館長或教練推薦下參加選手特訓,再在特訓中以圍內比實評成績,再經總教練和協會會長認可後,才能取著政府資源去參加WKC。而不是香港劍道協會的其他香港劍道場,就因不是「會員」,全排於門外,這樣能選出全香港最強的劍手嗎?

至於澳門,也玩香港這套,那在澳門劍道聯盟以外的劍道館習劍道之葡藉土生澳門人或澳門人,因不是「會員」,全排於門外。這樣的澳門選手有代表性嗎?

至於中國大陸更不堪,根本未有官方劍道協會,只有一間CKOU 有限公司以推動中國劍道之名,乃FIK旗下會員,但因早期曾發生問題,上海劍道聯盟並不是CKOU之會員,那一大批劍道人又無緣參與國際劍道活動,雖有不少人以個人會員身份加入CKOU,是權宜之計。但最終劍道人口暴升的中國大陸訖今未有全國或各省打出之公開選手權比賽,也遑論全國男女子排位公開賽。講了一大堆,即是中國大陸派出來的隊,不是從全國公開劍道中打出來的,也有一大批非會員被拒門外。

綜觀,乃「私心」作崇,華人喜搞權術和權力控制而誤國基因,也流進劍道」中,會員身份就成保衛權力之光劍,可惜已變成黑武士」,再不是宇崇高的「絕地武士」手中正義光劍。「一劍興國」只是口號,日本人做得到,華人「私心」作崇,如何能以劍興國,證明不是東亞病夫呢?而病夫是私心和私相授授打造出來的!


而身在利益中華人也稀有懷公平騎士精神,去質疑權威之不公道,華人只求有私利,只懷少班人跟我競爭更好之心,永無求公平一戰之豪氣!故百年苦無寸進,覺悟者稀!只迫能者山上隱,這就是華人的江湖,never ending story





以台灣舉例若是有心,真心想取好成績,必須不分派系,不論會藉,來辦全國公開比賽,先去各節省舉辦,打出最強三數位,再集中在台北來全國選手權,再打出最強的,才是出賽代表,這才正常。而最後才集訓,不是一早來搞集訓揀蟋如此人治,而集訓只是操體能,並不須改變選手原先特長和技法,各家各法各有專長。只有這模式才公道。

而其他華人地區也同,再不要以什麼特訓,出席率,服從性來圈控選手的產生



星期四, 8月 09, 2018

佛系面對死亡也不錯



見不少人面對死亡時,其自身和家人都是混亂不堪。先講自身,其實若知道是癌症,便無謂花錢花時間去做搞跨身體的化療,找中醫調理扶正,就算死都比較減少那段化療辛苦期。也襯活動尚可時,盡量完成手頭上要完成的安排,也嚐試去完成未了心願,安排見見想一見的友人,最後往好環境療養也是不錯選擇。千期莫六神無主住家人胡里胡塗安排,令你遺憾!一定要有主見,不要怕面對死亡,最後段,能打坐盡量打坐休息,不要一味臥床,隨非已失去神識。

至於至親家人,必須要依從病者意願,不要強施自已意願去支配病者,雖然發於愛和希望能醫好病者,但往往弄巧反拙,攜帶給病者痛和不快,此點很多至親犯此錯誤,以自身觀點來決定病者意向。盡量幫病者,默默支持,已足夠,醫療上,依病者吧!生命是病者的,提點也只一兩次,不聽便收口吧!緣和業在運作,已不是能扭改的人為範疇。

面對生死,佛系點吧!要來始終要來,要好自然會好。遇上什麼醫生也是一場緣份和多少個前生雲圖千絲萬縷。

無知無覺地來 (無人會有出生時記憶的),安安然然地走,才是福氣!

星期四, 7月 26, 2018

任何事一旦扭曲,便如昔年被扭曲的櫻花! (KENDO是源於日本的)



「劍道」名稱出自三國或更前的中國,正確的,東傳東瀛也沒錯,古老之唐刀尚存在日本奈良。


但其後的日本劍術和武士刀型態卻是自行出現的,跟中國那個遠古「劍道」沒有多少關連,也是正確的。

而朝鮮夾於中間,現流傳之朝鮮雙劍法曾明代倒傳回明國(注 1)不合朝鮮史實 。只因明末矛元義去朝鮮,無考據下以為朝鮮保留古雙手劍用法,以兵書形式反傳中國。

明軍也兼習倭刀之法 (請參看戚繼光〈紀效新書〉辛酉刀法中一段雙手刀法記載), 來對抗沿實是本國海盜勾浪人之亂(,但到清末,無多少人再懂此種雙手刀法了(註2) 

今天的競竹刀運日本,是無可質疑的,試問誰發明竹刀和袋竹刀,甚至防具呢??今天的比賽竹刀制式完全採用日本明治後期的競技劍術,再進而成「擊劍」,源自日本數百派劍術之流傳和採納精華,放在警視廳武道訓練中,再發展成劍道」,制定劍再在二戰戰敗後因超國家主義陰霾下被盟軍所禁,其後以運動模式及武技說服了盟軍,得以復活,成今天的劍道」(KENDO),這全有記載。

同時代因日本軍國主義發動二戰之侵略,亦將「擊劍」和「劍道」,帶進了朝鮮和台灣,甚至中國東北三省,那滿州國,旅順叫奉天的時代,今天朝鮮即南韓,台灣是台灣,其中流行之劍道」,模式完全是日本的現代竹刀劍道,台灣沒有加減,南韓有加減和改了些微東西,劍道形中混入本國劍法,推崇原本朝鮮劍法,淡化日本劍道型態,此點關係到那二戰不快歷史,南韓劍道如此走亦有其深層次原委的。

但要說成今天國際上大家修習的KENDO,源於韓國,源於中國,都是絕對不合理的言論,根本就是源自日本古流劍術的劍道,豈會曾出現在中國和韓國呢?中國和韓國只在自已民族經歷史中,曾出現一些雙手刀劍法留傳或已失佚而矣!

今天整套 KENDO 完全源起於日本,是無容置疑的!

劍禪理論和整套禮法更是長久日本生活中一環印證了劍道之藍本起源

歷史矣矣!只要是超卓的武道,就是值得研究學習的,打開胸襟,平常心來面對,也不須要找掩來以助推廣的。任何事一旦扭曲,便如昔年被扭曲的櫻花。


補遺
(注 1)
根據朝鮮(武藝圖譜通志) 見附圖
朝鮮本身有雙手劍同槍,但都只有兵器而無用法。後來 戚繼光等去朝鮮練兵,傳入"明國"嘅雙手刀法,朝鮮就用朝鮮雙手劍去打明朝雙手刀法。

明末矛元義去朝鮮,無考據下以為朝鮮保留古雙手劍用法,以兵書形式反傳中國。


(註2) 
吳殳寫手臂錄在清初,章回小說〈兒女英雄傳〉寫於清朝中晚期,女主角用 倭刀。倭刀 到清朝中朝仍然有記載,但不知何故突然消失,最後連名稱都失傳,被改名做 苗刀。

〈射藝中的禪〉對劍道修習者而言,亦同樣具有震撼開示



射藝中的禪〉應該不少習弓道劍道的人都曾閱此本奇書。其有很多段描述弓道的相當有開示性。而對劍道修習者而言,亦同樣具有震撼開示。

•對一個專數得分的射手而言,箭靶只不過是一張供他射得粉碎的紙張而已。就算百發百中,也只不過是一個喜歡炫耀的射手。對大道來講,卻是魔業。把一個靶子放在離射者一定距離之處,這種靶子是非「大道」所知的。「大道」僅知道有一個目標,一個不能以技術來瞄準的目標,這目標無以名之,姑且名之為【佛】。

•審查不僅是表演你的技能,大師謂審查者更注視的,乃射者的氣度,連他最細微的舉措都要計分。期望參富者不要被觀眾分了心,要絲毫不亂地舉行儀式,旁若無人一般。

•照庵澤說,要練成登峰造極的劍術,必須心中完全沒有「你」、「我」、敵人和他的劍、自己的劍及如何使用它等念頭。甚至沒有生死之念。「一切皆是空虛的 : 你自己閃爍的劍以及揮舞它的手臂。甚至連空的念頭也不存。」從這絕對空寂中,庵澤說,「展現了最奇妙的行為。」


星期三, 7月 18, 2018

劍道到老,劍道人需要使用 foam roller 和改善背肌胸椎



劍道因極需使用後足,那些左小腿的拉扯痛感,那此腳踝 ()痛,是常困擾劍道人的。使用foam roller,可以舒展,消痛改善,尤其是次次練完。

至於其餘身體部位亦可以做的啊!










***改善胸椎活動度時會犯的錯誤 (中文字幕)



影片後段,這一下超正,即開胸骨。

星期一, 7月 16, 2018

令對手不好受痛楚的打擊面 (難劍),並不是正確日本劍道動作

此種下腳推前斬落如鎚仔敲下手法,會令對方極不好受,要戒!
因其A B 點不瞬間同步,B前移才如鎚仔敲下接鐲觸到A點。
正常手法看下圖。



 是出腰胯(馬)打中 (即 A & B 點)瞬間,左足上衝 (刀推體上)


寺本先生講習,無論舉高的大面抑或熟練者打面,始終係出現 A & B

星期四, 6月 28, 2018

「逸園」能否成為讓格力犬安逸而終之樂園!



澳門街跑狗場開幕時代都超半世紀,當年我尚小,只記得老爸晚上去跑狗場兼職,駐守供電之錶房,一有問題便緊急搶修,回家有談開業日趣事,又跟我的小學 先生 有關 (現叫 真係降哂格),女先生是我的開先生,是孩子第一次學寫毛筆字,叫書法,她手執我小手開筆去寫出個人字或大字之類,上代人讀書不多往往喜歡找位字靓又有學問的人來幫家中子女開筆,交先生一封利是」,圖個沾染上有學問者之靈氣和期望有能寫一手好字。怪不得今天孩子的中文字奇形怪狀可能早已再無家長懂此種傳統,其實這不是迷信,反而有種文化傳承意味,對孩子心靈印下一記,終生會被此儀式影響。信不信由你,我小學三年級就取書法貼堂級的前幾名,到今天我依然可執毛筆寫見得人的字,這是開筆先生之功德吧!

回說女先生,她姓張,也是第一代澳門街跑狗場之兼職廣播員,她聲音極甜美,故被推薦錄用,開幕當天,聲音從喇叭一出,成班麻甩佬賭仔暈其大浪,走向廣播室想一睹芳容,我老爸就是在笑說此段插曲,張先生一點都不漂亮,只是大方聲靓,臉上尚有幾點痘皮,故班衰佬一哄而散,美麗誤會一場,我老爸看到就笑翻,其實我家跟她也算哎呀親戚,張先生是我阿妹和我契媽個阿媽,即契婆的家中大哥之其中一位兒子的媳婦,挺複雜吧!我一直只叫她張先生,她真的有民國女子遺風,大方斯文有教養。

今澳門街跑狗場閉幕,我老爸早已去黃泉國工作,久未得張先生消息,未知尚康健否!一批跑狗場故人早煙消雲散。

跑狗場,我細時扮搵老豆送飯閃了進去看過跑狗,格力狗之跑速很快,一支箭般射出來,我只見到堆狗影。曾有格力狗快到追咬到那圈中電兔而觸電身亡,我老爸就忙碌不堪了,因弄到短路,電箱燒毀,必出後備和搶修,格力狗的跑速,真好勁勁到你估唔到。


跑狗場的格力狗是全受訓去追那塊只有塊兔皮的機械電兔,天性格力狗是臘犬,見兔和小動物會追,人類就是如此利用來賽狗娛樂。至於打理格力狗的狗伕也有些路邊社新聞,我細時和大多數馬交朋友曾聞,就係若不想此狗大熱勝出,抱其出入起步閘籠時,以手推捏其春袋 (睪丸),那狗必劇痛,跑也沒勁了,大熱便倒灶,那便是造狗吧!賭博往往如此多暗黑手段,不足怪!

今澳門街跑狗場閉幕,也是代表一個時代的終結,澳娛對牠們安排太差勁了,這五十多年來賺不少錢,對此批格力狗做點好令其安享天年也是應該的,去路環或珠海整個狗場都不會花多少錢,以澳娛財力,真係濕濕碎!何必現在如此難看。


澳門街跑狗場門口有兩大字「逸園」,因公司就是叫此名,跑狗場是俗稱。逸園,是太美的名稱,這可不是格力犬安逸而終的園地!最好安置此批格力犬的新地方也使用回逸園」,真正讓格力犬安逸而終之樂園!

其實,年年有份分錢的澳門人,你這些錢,格力狗有份供獻的,你願意捐回一點幫牠們嗎?看來都好難了!


PS.  一個從小便訓練是戰士的孩子,怎可能溶入普通人寄養家庭。同樣澳門逸園的格力狗,怎可能甘容易拿回家養呢!


.

看此文要夾此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