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0月 07, 2017

最後一批出鞘武士


現代劍道強調正線攻守,但似乎到了極意都會懂偏中正,左右攻守,這點又回到真劍勝負上的古流劍術理論。簡單講,真劍上陣,劍道打法,只消血拚雙雙傷或亡,古流劍術打法則是求存活為主,再才是制或殺對手,實戰之真相。故曰劍道日劍術上之一部份也合理,那就是基本和培養勇猛心之訓練,再進而能使用真刀比試。

但現實是,古代人,太平盛世後,從幕府至維新,人生中又有多少回需要拔刀拚命呢?腰間配刀只代表身份和裝飾品而矣!


那批幕末志士風雲人物是最後一批出鞘武士。。。。

星期四, 10月 05, 2017

朝倉市秋月城 黑田茶屋

朝倉市秋月城遺址、是日本〈最後之仇討〉故事源地,詳可看附圖,安西水丸 先生所寫的遊記書本〈小小城下町〉,有此記載。



俺去到秋月城,很有古風之地方,竟發現一間黑田茶屋的茶室在陽光中很有味道,進光顧,拍攝一番,竟然女侍說廣東話,原來香港人,嫁給日本人,年前隨夫君回到秋田老家打理此店。神叱!如此偏僻地方遇上旅居香港人!

照片不能盡道此茶屋光景,拍了短影片,給予一看,有機會來探探這位香港女士。

video



關於秋月城 :





星期二, 9月 19, 2017

町道場之衰亡



所謂劍道推廣普及進學校,結果竟是町道場之衰亡,日本全劍連完全想不到吧!人口數字升,但有歷史的道場卻一間一間減少或萎縮,傳統將會失去,剩下俱樂部式的舉起V手勢的歡呼!



相關閱讀 :

町道場夕陽之歌
https://kendo1231.blogspot.hk/2017/09/blog-post_51.html

町道場夕陽之歌

當時代再不需要武士,真武者最終選擇是關門落幕。

武士亦只消裝刀進袋換衣瀟灑引退,不作殘存。






彼岸花 成熱話


原本忙碌中,但又手痕難耐,全因那株彼岸花。

此花太多故事,又情又愛又天界又黃泉,總之上網一搜,睇到你暈!

俺閱書時找到一此關於此花在日本的有趣資料,知道的人一定不多,原來曾經居北海道的人不曉得此花,未曾見過,此不是日本本土生長的花,多數是中土禪僧東渡時取來的花,種落日本,可是水土不服,其雄花芯不成,只剩雌花,要依賴球根進行繁殖,導致成長快速度很慢,十年只蔓延一公尺左右範圍。

此花根莖球有毒,但懂處理,可食。在日本1782年的天明饑荒,死了90多萬人,岩手縣地方曾出現賣彼岸花的市集,餓到彼岸花都拿來裹腹了。



另一罕見資料,是紅彼岸花外,時有出現白彼岸花,故事如下:

曼珠沙華傳說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zh-hk/news/286mpz.html )

曼殊沙華輪迴無數後,有一天佛來到這裏,看見地上一株花氣度非凡,妖紅似火,佛便來到它前面仔細觀看,只一看便看出了其中的奧秘。

佛既不悲傷,也不憤怒,他突然仰天長笑三聲,伸手把這花從地上給拔了出來。佛把花放在手裏,感慨的說道:「前世你們相念不得相見,無數輪迴後,相愛不得廝守,所謂分分合合不過是緣生緣滅,你身上有天庭的詛咒,讓你們緣盡卻不散,緣滅卻不分,我不能幫你解開這狠毒的咒語,便帶你去那彼岸,讓你在那花開遍野吧。

佛在去彼岸的途中,路過地府里的忘川河,不小心被河水打濕了衣服,而那裏正放着佛帶着的這株紅花,等佛來到彼岸解開衣服包着的花再看時,發現火紅的花朵已經變做純白,佛沉思片刻,大笑云:大喜不若大悲,銘記不如忘記,是是非非,怎麼能分得掉呢,好花,好花呀。

佛將這花種在彼岸,叫它曼陀羅華,又因其在彼岸,叫它彼岸花。可是佛不知道,他在忘川河上,被河水褪色得花把所有得紅色滴在了河水裏,終日哀號不斷,令人聞之哀傷,地藏菩薩神通非常,得知曼陀羅華已生,便來到河邊,拿出一粒種子丟進河裏,不一會,一朵紅艷更勝之前的花朵從水中長出。

地藏將它拿到手裏,嘆到:你脫身而去,得大自在,為何要把這無邊的恨意留在本已苦海無邊的地獄裏呢?彼岸已有曼陀羅華,就叫你曼珠沙華吧。從此,天下間就有了兩種完全不同的彼岸花,一個長在彼岸,一個生在忘川河邊。



其實此花很漂亮,妖魅,一大堆出現時很燒妖,如漂亮女妖在引誘你靠近。日本風情最合她,對吧!這等於地藏菩薩,緣在日本遍地,可是中土只曉求觀世音菩薩,箇中原因,俺真的不懂如何答了!汝問佛陀吧!其實佛陀好大而化之,往往地藏和觀音執不少手尾,成人間趣事。




但歌則只有日本 山口百惠 和香港 梅艷芳 可以較量,其餘的可以不聽了!

星期三, 9月 06, 2017

所謂木刀比試,並不是拿棍棒



所謂木刀比試,並不是拿棍棒,打到對手骨折和內傷。
那木刀實代表真刀,刀尖刀刃停在你身前勝負已分。
靈巧的身法步法,那先之運用,加上劍招才是劍法。
可惜大多數人都被電影和說誤導,不了解真劍勝負。
很少很少有人會認真,認真者又被評武打場面不刺激。
最後依資料看到多數是用各種安全竹刀自家防具比試。
而各古流派都使用長短木刀來木刀來做「型」的訓練。

今天的日本劍道與劍術


劍術千練萬遍練就是一旦出手只能勝不能死也不想有傷。
劍道的比賽原則上是以最快來求中取分,無視雙中和刀刃。
本質上劍道是進入能實戰劍術的過程,分拆出來便是運動。
可是今天多數練劍術的卻不能戰,流於演武,更不練實技。
而練劍道的少有真劍勝負之既念,無畏無懼衝前無視刀尖。
可能只有將劍術失伕之實技重生,穿上防具改寫劍道觀。
但沒有十幾廿年劍道和劍術雙修的武者,根本是瞎子摸象。


星期三, 8月 30, 2017

古流劍法欲還原穿上防具安全進行實戰部份,可能要匙在二戰前昭和劍道那批十段者之打法中找尋


大麻勇次 vs 堀田捨次郎
兩位皆劍道十段。大麻勇次先生 是疋田新陰流高手,堀田亦連勝多場對十段者試合
VIDEO 已上傳

----------------------------------------------------------------------
序:
這是經多年接觸和搜索的一次推論,未必全中但雖不中亦不遠矣!

昭和劍道此形容上之一些細節演變:
應該分昭和二戰前的劍道,而二戰前亦分關東和關西的劍道。
再是接近二戰期間和二戰期間至終戰的昭劍道
再是二戰後被禁再而復的昭和劍道
昭和劍道進入平成劍道

-昭和二戰前的劍道
是有十段的年代,有劍術家亦是劍道家的時代,今天尚存黑白影片例證,是天皇御覽劍道大會,那批十段劍聖之試合,其劍風是相當真刀感,有強列古流劍法影子,不喜歡交鍔,亦少體碰,竹刀一打中有效部位便判勝,間合()上完全是如持利刀般保持一定間合,貌似真劍試合。
亦分關東和關西的劍道。關東明顯代表者是今尚存的 羽賀一門之實戰劍道,劍風攻擊猛烈,喜衝體和碰撞,什至交鍔出勾腳摔技。

-接近二戰期間和二戰期間至終戰的昭和劍道
軍事目的下,採用了含搏擊勇猛成份,合軍隊操練的關東實戰劍道。謹慎如持真劍對峙的古流劍法影子逐漸失伕。

-二戰後被禁再而復甦的昭和劍道
更改了實戰劍道打法,以體育運動和教育上彰顯其效果重返學校和各地道場,現代劍道成形,就是類似今天劍道的打法。
但因早期十段尚在生,依然在現代劍道劍風上跟現代競技劍道打法有異。明顯今天七十多歲的劍道家若是傳統館出身,其劍風是另有一番風味的,也是少交鍔少去磨蹭的離身爽快劍道,甚至不做格擊胴,只折地採用了體撞和離際技,但那套劍風反而好看,令到這幾十年間,人人津津樂道的昭和劍風」!是懷昔也是新不如舊之嘆謂。

-昭和劍道進入平成劍道
在此引用東京久明館館長語錄中一段,便道出狀況。
「平成劍道所喪失的是:而臭的護具、打出的火花、露出肘部的短袖劍道服;得到的卻只是雷同附和,毫無生氣和毫無感動。」

******************************************

其實,寫了一大段,我想說的是日本古流劍術。

日本古流劍術中的試合部份一直在失傳狀況,今天在搞的又多數是胡亂打,毫無章法,完全不合真刀劍理。但部古傳書本中有手描圖像和文字記錄,但可惜沒有影像,大家有心復原者都是臆測,再者很多有心人都只對劍術有興趣而沒修習劍道,成為不了解的劍道,多數當其運動,此是一大盲點。

上述提到昭最早期二戰前的劍道,那批十段之試合身法,構勢,技法都很有劍術古書中描述之比試練習招式近似,觀念上亦近似,不碰身,保持間合,當手持真刀相當謹慎。

若然劍道曾如此可觀,那真正古流劍術比試便應該各派有招有式地做日常訓練,類似劍道中掛稽古」,是「餵」招溫習,一招一招練上千百趟,再進而出現你此招來,對方有對應出另一招破此招,便是類似劍道之互角掛稽古」 (這個訓練在現今劍道也逐漸失傳和少人懂得了),互相連續招來招往的溫習。
關於此方面,不修習劍道的根本無法能了解,此條路成為一條存在又不存在的路。

所有習古流劍術者皆想還原擊劍,筆者提出上述感覺,而亦在摸索實踐中,只希有日能公開復原日本劍法的擊劍,擬真刀之試合打法。也不藏私來探討,讓有心同道人去參考。是可能將來劍法能穿上防具安全地進行還原實戰部份之印證。



身為仗劍者,微軀敢一言。
草草一刀
2017/8/30夏未秋初

星期六, 8月 19, 2017

〈可能大家都誤解了日本的劍道〉



此題目再需要補充一點,就是修習劍道的日本人都可能誤解了劍道,更何況修習劍道的華人,外國人和西方人呢!

此文兩圖是一篇完整撰寫來的,來自一本書〈梅乾與武士刀〉,樋口清之著,鄔菲 譯。

如果單純因為了習得技術(武藝)而花少許時間來學劍道,從本質上來說沒什麼意義,唯有持續不輟地活到老,學到老,才會真正體會「道」的涵意。

學習日本藝道 (劍道),該學的不是技術,而是透過技術去領略內在所蘊藏的「精神」,並從自然界 () 學習靜心與穩定的精神狀態,以及能夠讓你的人際關係更圓融緊密的用心。因此,日本的藝道沒有追求發展或進步這樣的概念,相較於西洋藝術往往將創新品視為一種發展進步,兩者本質上可謂大相逕庭。西方世界尊祟的結果 (RESULT),日本則把過程當作課題,雙方的觀念可說是南轅北轍。

所謂的「道」,意思是程序,流程,而這個道要通往那裡去?所謂的「劍道」那便是透過劍這個媒介,期望能達到對人生或自魚然界的運行有所頓悟的大道。換然之,努力去悟出箇中道理的這個過程,就是稱之為「道」(WAY)。一朝領悟了之後,那條道也就消失不見。

似乎沒有一位或多少位劍道大師 (MASTER)能提供出此層次答案,反而部份年長的劍道家,拙於詞令地默默守著這個過程,並沒有大力發展,只在順天行事。

內弟子修時被老師訓罵,也是其未完成其道的過程,完了誰來有興趣再來斥罵?

另記俺師之一,已往生,昔年留下之心法文字乃「水急不流月」。似乎,今天參考此本〈梅乾與武士刀〉,注意當一旦水流完了,那個月也就消失不見。

言而,劍道比賽也只是過程,不是一種追求。至於強調武士道那也並不是劍道之道。我們完全搞錯了劍道的本質,將自我認為的道,強套進成為劍道,那便再不是劍道」。就算在教導劍道的高段劍道人 (就算日人也好) 也未曾了解日本劍道本義,想透過劍來做什麼!

劍道絕對不是運動項目,不合奧林匹克那杯茶。劍人何必苦苦去推廣發展市場而破壞了日的劍道本質呢? 
(大陸部份劍道場宗旨是未來會極傷害日本的劍道,完全是另一種思想,是生意!)

今天很熱,世事紛亂,黑白不分,惡人粉飾太平來欺騙庶民,獲此書醍醐灌頂,安靜俺心,邪始終不可勝正,一切皆過程!大家會長大,會老去!自然明白,看到臨終前,你後悔抑或無悔?


啊!!!!
「老九,我已經醒了!」「天啊!我真的醒了!」哈。。「黑夜之中,只剩下月光......」  

*(若了解最後此段出好處,我想跟你交個朋友,飲場好酒!)



星期日, 8月 13, 2017

有習劍道對打者者,其在間合上掌握明顯比單純練劍術者佔優。


明顯肯定地可說,有習劍道,習慣對打者,當其在劍術彷真刀模式對打訓練時,其在間合上掌握明顯比單純練劍術者佔優。

那些喜歡強調劍道不能實戰的,要修正自己的眼界了。

劍道之基本功可以說是準備拿真刀實戰運用的基本部份之一,劍術基本也是其中之一部份,劍術精良亦影響到劍道對打時之時機,兩者是互有所補的。

但注意這所指的劍術乃古流劍法,有組太刀之形訓練的對戰意識部份,並不是指單人居合和斬蓆技巧。

星期一, 8月 07, 2017

「願大能與你同在」,控制不了便會成為黑武士!


所謂 修練正寫應 修煉,注意 字是有火旁,修出火,不足怪。
但注意在那 修,可 創造 收歛。
火盛是氣充足而有餘之勃發,必須要收束內實精神,如此便是修煉」。
故令身陽亢之劍道對打會引發偏差,性情大變。
劍道阿修羅 就是指劍道人之多種面目,黑暗是 惡,光明是 善,盡在瞬一念。
道場 亦稱 修羅場,稍思考亦會 吧!
「願大能與你同在」,控制不了便會成為黑武士!
此純文字創作,有感已久而發,不是真理,但有道理。
哈哈!信者得救之類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