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月 29, 2023

背中の壁(楢崎正彦範士九段)

 背中の壁(楢崎正彦範士九段)

楢崎範士との出会いは、七段受験の帰郷の際、富山での稽古会が始めてでした。その後、トロントの世界大会で再開し、それ以後、何かに付けてお声をかけていただくように成りました。

富山での稽古会の折、私の先輩に物凄く強い方居られ、彼の過去の試合成績を見ても、抜群の成績を残して居られます。その方が、いとも簡単にあしらわれているのに、驚愕をしました。

そのときの思い出を,ある機会にお話をして、熊が(あれだけ強い方が何故八段が通らないのか不思議です)と申しますと、「確かに彼は叩き合いは強いし、上手いし、気迫も抜群で、集中力もあるが、彼の構えには背中に壁がない。

だから構えに品がなく、本当の強さが出てこない。本当の強さと言うものは、背中が一枚岩のように、磐石でビシーとしていなければ出てこない。後姿に品位と強さが出てくる。それが出ないと八段は無理。」と言われたことがあり、確かに、強い一流の先生方は、後姿に隙がない。

ビシーとした壁がある。小川先生が何時も言われていた。骨盤の上に背骨がまっすぐに乗り、左足がピーンと軽く張った状態で、臍下丹田に力がみなぎっている。そんな構えが出来て初めて本当の強さが出てくるものだよ。と教えていただきました。自分の後姿はなかなか自分では分かりません。せいぜい気を付けて見たい物です。


中譯: 

和楢崎範士的相遇是在七段考試返鄉的時候,在富山的練習會開始的。 之後,在多倫多的世界大會上重新開始,之後,請大家加上什麼來打招呼。

在富山的練習會的時候,我的前輩有非常强的人,看了他過去的比賽成績,也留下了超群的成績。 那個人明明很簡單地被對待,卻嚇了一跳。

有一次,熊說了當時的回憶(那麼强的人為什麼不能通過八段,真是不可思議),他說:“確實,他打得很强,很好,氣魄也很出眾,集中力也很强,但是他的姿勢背上沒有牆壁

所以架勢沒有品,沒有真正的强度。 所謂真正的强大,就是背像一塊岩石一樣,如果不是磐石,而是堅硬的話就不會出來。 背影體現出品位和堅強。 那個不出來的話八段是不行的。“ 確實,强一流的老師們,背影是沒有漏洞的。

有一堵牆。 小川老師總是被說。脊椎直直乘騎()在骨盆上方,左足輕伸的狀態,力量積聚在臍下丹田。有了那樣的架勢才真正的强大。 我真的不知道我的背是什麼樣子的。這是你要注意的事情。

---------------------------------------------------------------------------

全文重點在此段: 

「骨盤の上に背骨がまっすぐに乗り、左足がピーンと軽く張った状態で、臍下丹田に力がみなぎっている。そんな構えが出来て初めて本当の強さが出てくるものだよ。」

譯文:    脊椎直直乘騎()在骨盆上方,左足輕伸的狀態,力量積聚在臍下丹田。有了那樣的架勢才真正的强大。


園主按: 今天透過拍攝便可以檢視自己的背,能否背像一塊岩石一樣。






珍貴紀錄片- 1929日本神戶市劍道練習

 March 6, 1929日本神戶市

難得竟然有音效,聽到聲音。另可一見他們的打擊並不很大力,

那時代的防具必不及現代劍道的好質量,

但莫非防具愈好就去愈大力當對手不是人不會痛的打擊嗎?

似乎忘記了設計防具的初心和本來意思,此點應反思!尤其是被道場眾所公認是一位「難劍」,更要反思你在對對手做出了什麼?

https://digital.tcl.sc.edu/digital/collection/MVTN/id/4823/




星期六, 1月 28, 2023

八相 使用手法

 


八相 使用手法, 如當上段用,再可從上下擊,片手KOTE














成為一部舞妓家夏令營,欣賞京都春夏秋冬,人心善良一面不好嗎?

 


我知,是枝裕和一定知,舞妓家的京都女人點會甘溫馨呀!
但就是要拍出部作品令觀眾睇得開心治癒,成為一部舞妓家夏令營,欣賞京都春夏秋冬,人心善良一面不好嗎?
此部連吵鬧都沒有的劇,安安靜靜,合乎禪趣,不好嗎?
太多嘈吵爭鬥的劇,合乎真實人生嗎?大灑狗血也不用是想吸引觀眾嗎?真實人生那有這樣多爭吵?
雖然日本社會表裏不一,常懷嫉妒的心,但也不需要部部戲都要揭起肚皮吧?
人生有時是充滿冬日陽光的,是枝裕和經歷多了生離死別大戈多了,今回就是想拍個瞬間吧。

脇構在劍道真的接近失傳之技法了

 


以脇構左片手來對上段,專擊斬其左小手。 
精采在: 始於脇構、終於脇構 。完全合符古流劍法口訣。 
亦看到,亦可從脇構改變影片手上段擊面
脇構在劍道真的接近失傳之技法了。
但熄欲練神功,必先能靈活控制去運用左單手,死力不行,是巧力馭劍而行才可以,注意肘,太盡會傷










試合稽古和審查稽古

 


試合稽古即是如比賽,目的是求勝,取到本,所以欺彷、吼空位、偏身,在近間糾纏使離際技搏中等等,這時審判最重視你中不中。 

審查稽古,有時限一分鐘(七段才分半鐘),目的是在時限內起碼取到一本和表現出該段位的應有打擊動作、姿勢、殘心和品位,所以不要如比賽那種取本心態,因為就算你被中也不代表你不合格,通過否全看你臨場表演,打出完備一擊,需要氣勢磅薄和氣派,證明如審查員們看,你就是這段位功力者。 

極著重得失便會成為功利打法,當打慣了不揀手段和極度防衛的打法,去審查時很難改,便不利通過了。當然臨場的緊張感往往是富查絆腳石,此點只有你自己對付自己的心魔。

星期三, 1月 25, 2023

劍道場階級化或人性化的選擇

 


只有接受或喜歡階级化,才能在極度間级化的地方存活,成長後,未來便一定會更進一步,極端階級化。 劍道段位制度乃道標,不應成為階級化工具;真正傳統道場的階級乃授名,以 舘長、副舘長、師範、教師(指南役)和助教,來具分職權來管理道場。

反而今天的俱樂部模式組織,將段位階級化來管理,這當成軍隊的軍階,也是戰時劍道遺風,這個很不妥,不應再強調。

現代日本都早已充滿人性化的武道場,就算媽媽輩赴道場習薙刀,因嬰孩沒有人湊,便一同來道場,教師和師範都會在女學員練習時幫手湊其哭鬧嬰孩或照顧幼童,令媽媽放心學習;另練習後遇大時大節或喜慶,也在道場一聚小酎常見;對兒童部就更在節日歡樂化,玩遊戲令兒童開心,這才令幼童喜愛回道道;至於斯巴達式那套教導模式,是只剩下時有所聞,乃多數是中學生的劍道部出事,教師或監督被提告,傷害學員心靈,這是日本社會不容許的;存在的不出事就無人知,一旦失控,保被上報兼丟職。

時代改變了,這點必須警惕,不要過度階級化,這只會毀了劍道,便不妙了!

禮數和學習態度不可兒嬉,但不應去呼喝如紀律部隊教官,尤其在成年人道場。「禮」更是身教,談吐動靜等等已見微知著,成年人來自五湖四海,社會打混不少日子,豈會不知自己要什麼,但若習劍道都弄出表裏不一,這可不是好事,更不要說什麼修行。


教授兒童劍道很重要,更要多花心思。


星期二, 1月 24, 2023

左足的重要性 - 龜井 徹

 


•假如你的對手不為所動,你可以使用主動技(仕掛け技)。假如你的對手嘗試脫出,你可以施展Debana (出端技) 。假如對手的打擊被你抓到,那就使用Oji-waza (応じ技)對應。

 •左腳的的失序也會導致劍道的不協調,假如你不時刻準備好你的左腳,你將無法實施進攻(Seme)、也無法實施好的打擊。

 

轉貼FROM: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fbid=10222381788685968&set=a.2156444403074

 左足的重要性龜井 徹

打擊前不要再重整你的左腳姿勢,這是劍道中基本的基本,龜井老師如此強調著:

做到一拍子的打擊同時不需要準備動作,這是劍道進步的一個直接連結。

那麼平常我們該進行甚麼樣的練習才可以練成呢?

龜井 徹,八段範士

1954年生於熊本縣,九州學園高中畢業後進入明治大學就讀。之後加入熊本縣警察劍道。在他的職業生涯中拿過全日本選手權大會第二位、日本警察劍道大會個人賽第一位。在成為鍊士之後更拿下了全日本七段賽與八段賽的個人冠軍。而後擔任熊本縣警察劍道主任教官直至退休,現任日本全劍聯主席以及日本國家隊強化訓練營委員。

劍道最理想的出擊是從靜止到動作,所以當你感知到一個好的打擊機會就可以依此施展。我總是告訴我的學生們劍道的起源在於去掌握一個好的一拍子擊面。假如你能夠做到不需要打擊準備動作的話,那麼就能夠根據對手的破綻快速的選擇對應的打擊技出手。

假如你的對手不為所動,你可以使用主動技(仕掛け技)。假如你的對手嘗試脫出,你可以施展Debana (出端技) 。假如對手的打擊被你抓到,那就使用Oji-waza (応じ技)對應。

我相信左腳的的失序也會導致劍道的不協調,假如你不時刻準備好你的左腳,你將無法實施進攻(Seme)、也無法實施好的打擊。

當擊打的念頭強烈時通常只會使用到右腳,然後前後腳的寬度變太大了,這樣子是沒有辦法施展精確的技巧

大多數劍道愛好者練習的模式的是先切返(Kirikaeshii) 熱身後就直接進入地稽古(Jigeiko) 對打練習,這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大家都是在忙碌的生活之餘抽空前來,當然想痛快地打一場。但是地稽古(Jigeiko)的本意是要測試並驗證我們彼此的劍技,而且是實施劍道基礎的練習。

隨著年紀增長,我們的腿腳會退化;在劍道中的步法就像是支持著大樹的根。假如你的步法不好,你將無法在距離優勢(間合/Maii)上取得先機,你的打擊也仰賴你的上半身,然後自然地你的姿勢就被打亂了。

當我四十多歲前正值八段考試前,我被派到縣裡工作,我的練習環境明顯的不一樣了。我很難找到時間練習,甚至找到練習的對手,但是那時候我有一個宏大的目標:一次通過八段考試。我決定加強練習我的腳步。我的腳會覺得怪怪的當我一段時間沒有練習劍道,因此儘管無法站在道場的地板上,我還是會在家的木地板上練習Suriashi(摺り足)

我的每日訓練主要是獨自練習,我當然也有藉由跑步跟拉單槓來強化我的基礎體能,但是我也盡量利用午餐時間前往道場進行Suburi(素振)Suriashi(摺り足),多虧了這些我努力我才能在沒甚麼機會穿護具練習的狀況下保持體力跟技巧直到我的練習環境好轉。

為了要讓少量的練習時間充實有效,我們其實要在道場之外發揮創意。我們大多數人今年都因為Covid-19 而無法盡情地練習,但是只要你有持續地進行步法的練習,當回到道場練習的日子來臨時應該是可以無痛銜接上的。

劍道能力就像堆疊薄紙一樣,幾乎看不到結果。 但是如果你繼續在一個好的老師的帶領下稽古,又沒有走錯方向,那麼我相信你會看到結果。 在下一節中,我將介紹一些利用左腳的特定訓練方法。

準備好架式在打擊 (構え, 素振):感知到你的身體中心軸線架構好,左腳快速跟上

Kamae (構え) 是劍道的基本,如果這個做得不好,那後面的打擊就部會有效、也不好看。就算是你站在鏡子前面能做到理想的Kamae,但是真的在面對真人對手逼攻跟擊打的時候而分崩離析的例子也不會少見。當你覺得應該要打的時候,你的上半身通常會前傾而你的膝蓋窩會彎曲過大,這樣子你的對手是感受不到壓力的。

為了使你的Kamae有效的一種方法:我建議注意上脊柱和尾骨。藉由保持筆直,背部自然會延展開來,並且你會感覺軀幹的結實感。這會使你的左腳保持直立,劍尖(Kensaki)也比較靈活。

每當您練習步法或素振時,一定要注意Kamae並且有重力感的練習。

揮劍時,穩固的揮劍,要大到能聽見竹劍的破風聲,然後左腳迅速地跟上。 但是注意不要太用力導致身體右側施加太多的力量。

Kamae with your upper spine and tailbone in mind (背脊挺直的架構)

When doing Suburi, try to swing firmly and follow up with your left foot quickly (穩固的揮劍,左腳快速跟上)

逐漸延長您的Maai 就一拍子的擊面無需重新準備左腳

在我所教的稽古,我們嘗試學習一種打面的風格,一種正確的基礎跟劍道的美學。

我們必須特別注意左腳。如果左腳踝和膝蓋腔太鬆,則Kamae將不正確且容易中斷。如果Kamae遭到中斷,你的打擊也隨之中斷,你將無法獲得有效的一本。

站好Kamae,我們以前腳進行攻(seme),竹劍也同時向上擺動。如果您想像自己用右膝蓋從護手(Tsuka) 底部推,就容易理解了。如果不這樣做,身體會向前傾斜而且打擊會被打斷。

左腳應隨時可以進行打擊的狀態,並且從此處開始,右腳應處在左腳推出時剛好可以銜接的位置。力量傳遞的越平穩,右腳的Fumikomi(踏み込み)越強大。

從一足一刀的距離(Issoku Itto)打面不要重新準備左腳。即使這是最基本的技術,但這也是最困難的部分。在開始時保持左腳安定靜止是最重要的,即使這意味著你只能從較短的距離進行打擊。

Strike in one motion without repositioning the left foot (一拍子打擊前左腳不要重新調整)

出端技巧:左腳是攻吸引對手的基石

為了執行出端技術,您需要能夠吸引對手攻擊。實際上當對手要移動時,你要抓住對手出手的瞬間先出手

劍道中的“ 攻”一詞具有多種含義,個人重視三種類型的攻:精神的攻,劍先的攻和腳的攻。

腳的“ 攻”是保持隨時準備打擊的架式(Kamae/),換句話說,左腳的準備很重要。

在出端手(debana-kote)中,當您看到將攻應用於對手並接近距離的機會時,您的對手可能會對您的攻做出反應並擊面返擊。如果你的左腳姿態沒有準備好,則你的打擊將不銳利,你的打擊會相對比較慢。

由於打擊時對手同時接近,所以你不用踩大步。反而為了擊出快速而銳利的打擊,你需要刻意地以腰為重心而左腳為支點的揮擊。

Draw out your opponent and strike Kote (引誘對手出手打小手)

反擊技(応じ技):用左腳攻、脫出、擊打

在我們的稽古(Keiko)中,我教我的學生按以下順序練習攻擊技:出端面,出端手,Kaeshi-do(返し胴),主動擊面(Shikake-men/仕掛け面)。這個練習內容涵蓋了升段考試的重點而被許多劍道愛好者所注意。在兩分鐘的站立比賽(立合い)中通常沒有甚麼機會施展太多的技巧,因此我們必須以一種能給裁判留下深刻印象的方式進行打擊。且由於這四種打擊技通常用於升段考,因此我們將重點放在它們上。

Men-kaeshi-do(面返し胴)是升段考試中經常使用的一種技術,但是沒有多少升段者使用seme 攻引誘出空隙而擊打,因此很難獲得裁判好評。

在普通的稽古中,你可能會在地稽古中反復練習反擊技,但如果你沒有理解反擊技施展的因果過程,則不會顯現你技巧的優勢。自然地,左腳的角色對於反擊技來說也很重要。眾所周知如果你在使用攻的同時沒有準備好可以打擊,那麼你的打擊動作會比較慢。

如果稽古的時間不夠,首先是腿部退化。 一個獨自練習的典型例子是做素振,但我認為最好也注意移動的腿部而不是僅僅揮竹劍,這樣才能保持腿部的靈活性。

儘管升段考試已經恢復,但還不能說練習(稽古)的環境已經恢復到某種程度,所以我正在盡我所能做有限的練習。

 

 

PhotoshootingNishiguchi Kunihiko (原攝影)

Translation=Jouke van der woude (原英文翻譯)

表裏不一



劍道世界充滿著表裏不一的情況。

 面金上一片堂堂威武,還要看面金下的長相。

觀相格外亦要觀察動靜,觀談吐條理亦看到出身。

星期一, 1月 23, 2023

碰上教師扮大師

 


大師往往喜歡啐啄同時, 教師責任才去指導後學, 
最糟乃碰上教師扮大師, 一類是不教也懶得去教, 
一類只是教師喜扮大師, 裝大師模樣卻喋喋不休。

星期日, 1月 22, 2023

習劍者不能忘掉俠義

 


人生各為主子(理念)而立,同席醉飲翌晨一決,落葉不恨風。
但殘害忠良的那套價值觀,若去迎合,那是仇討百年未過時的事。


習劍者不能忘掉俠義

初一睡個回頭覺入夢見故人

 


初一,睡個回頭覺,入夢,見到澳門童年同姓同學好友的姊姊,平靜地坐在桌前遠望前方,周遭環境很光亮暖和

因其一家先遷香港,在港也只找訪他們一次,其後各忙各,失散失聯40多年,近幾十年都沒有想及他們一家,而最後巧碰姊姊在尖沙咀中港城大廈,因返同一幢商廈,也是最後一遇,那時是1988年左右。

迄今大半生人都沒有夢及同學及其姊;2023年突夢遇,有何意思,我參不透,但願人安好。


後記: 澳門童年同姓同學好友名 #關伯鈞 (港大畢業同學錄中見其名字,時間亦吻合。),其家在三盞燈邊向連勝馬路那邊一幢三層樓,有個小花園,姊姊名 #關雪英,姊兄弟感情甚好,移港先居深水埗順寧道,昔年對我來講很陌生遙遠的地方其後失聯了。何以寫後記,因醒起互聯網搜索功能,可能如此一寫,我們可晚年再遇聚舊,網絡上充滿奇事和玄妙的事。




星期二, 1月 10, 2023

真劍置生死於道外,即是竹刀置輸贏於道外

懼怕被對手擊中,也是一種「懼」。 

前人教誨著你要堂堂正正的被中,就是要你心無此懼,反而展現出大氣和氣魄。 

真劍置生死於道外,即是竹刀置輸贏於道外。




星期一, 1月 09, 2023

要戒再在演武大播〈黃飛鴻-男兒當自強〉

 


想救救國術和華人社會中各派武術,先要戒再在演武大播〈黃飛鴻-男兒當自強〉。

人盡可師,人盡皆師

 


人盡可師是錯的,師要選要細觀,但華人有種人盡皆師的思想植進腦筋,此條筋要抽走才會出現真「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