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5月 25, 2019

釣之極意



有一比喻,很有意思的。古流劍術最致極心法是「釣」,喜用姜子牙垂釣來開示。

而在現代劍道中,高段數日劍道家都多數了解此「釣」心法,尤其年紀愈來愈老的老劍道家。

釣之極意,並不是單含等待時機,重要在魚杆上洞悉看不見水下魚兒的動靜,何時才是上勾時機不失手。也有使用鏡來反映對手心念之形容。

但不少劍道人卻走了往釣魚中最粗野之釣法,是去不繼扯絲勾魚 (香港式稱CHOK泥鯭)。這就是完全沒有理解到日本劍道之極意。

星期四, 5月 23, 2019

沒有得學亦沒有得教的道場訓練管理安排模式



道場訓練的管理安排模式,俱樂部是沒有譜可跟的,甚多個人創作出現,傳統有傳承脈絡的道場便有傳下來的一個訓練框框,現代人稱教材,就算各代教師都加上個人喜好,但始終離不開根本,這是挺重要的。

至於管理安排,都幾難有一定,純粹看教師個人天份和天生控制場面能力,這沒有得學亦沒有得教,可是多參觀各地方的傳統道場,自然有所裨益,日本古武道有一名詞很有趣,就是開眼」,這個形容很道中要點!

有高技術或高段位而未「開眼」,那依然很難去運作一個道場,這是真相。

找傳人,豈止傳技,尚要覲察其懂不懂道場訓練的管理安排,有沒有花心思,有沒有凝否則單有技,道場最終式微。

今天更複雜,市場、財力,宣傳上都要有能力,否則亦步向式微,一代起,兩代止。但觀日本那些三、百年維持下來的古流流派道場,或長久歷史的近代劍道場,都有一特點,就是需要「守門人」,如圖書館管理員的脾性去守住技術和智識,一代一代傳下來不滅,偶有中興亦有低迷時,但都以徐如林」兵法來做方向,不能好大喜功,推盡元氣,只強調「守」。



星期三, 5月 22, 2019

滿口道德和理念的人很多


社會上滿口道德和理念的人很多,
倘若是毫無包容心的持劍衛道者,
往往不少都只是一件偽君子而矣!

星期二, 5月 21, 2019

這。。。。聽後,尚輕言「修行」嗎?



如是我聞,劍友曾赴日本偏僻地區拜門習古武道,宗家在休息時閒聊,他們昔日門派內所謂修行」,有兩種,一曰 苦行,一曰 難行。想取該流派免許皆傳,便必須選經歷此敞修行」。

苦行 乃七天內完成,全禁食只能飲水,朝朝早皆要落山擔水上道場,再早上和後進行高強度稽古和打坐參禪,老宗家笑說在第六天會彷彷彿彿間見到神明呢!

難行 廿一天,只可以食米食菜,但不能生火,只能生食,禁魚禁肉,亦天天皆朝朝早皆要落山擔水上道場,再早上和午後進行高強度稽古和打坐參禪。

這。。。。聽後,尚輕言修行嗎?

怪不得,日本古武道常說有神明傳授,精神狀態根本進入了彷彿中產生幻象。




華人地區劍道宗旨乃大佬我做哂



當遍地劍館時便沒有隴斷會藉之糾結,
當遍地防具店時便沒有買賣利益糾紛,
因在華人地區劍道宗乃大佬我做哂,
推廣上永遠脫離不了唐人街青幫模式,
這個胸襟和模不改則多少個廿年依舊,
莫遑言一劍興國根本上只慾一劍興幫。

星期六, 5月 18, 2019

「搵食遊戲」


任何武道最宜由一些富豪喜愛上了繼而推廣來,會最單純。

君不見日本古代是藩國養起一班劍術指南役的嗎!設個藩校,飯飽酒足居有屋下傳授武道,才最心境平和無雜念。

今人營營役欲以武道謀生者,乃倒不如以一身功夫去尋覓一位愛武道之金主,將其武道發揚光大。可是金主多數愛財,甚少喜武,這是罕有的。

塵世間任何神話、光環、精神、理念、榮譽、權力甚至愛戀,都離不開一場 「搵食遊戲」。

星期二, 5月 14, 2019

此類男人有能成為劍道老師嗎?




//常笑人用「下半身思考」,這說法其實錯不了,眼界少,見識少,文化少,可以思考的事情不多,便索性隨本能所欲。慾多不一定等於淫,可能只是出於無知。一個人的精神世界越小,便越容易受本能所驅使。//

眼界少,見識少,文化少,可以思考的事情不多的人在社區球場旁,粗言穢語論事,以其狹觀論政揶揄天下人物,見到靓女已有衝動,抽水食豆腐,金睛火眼盯著女人,聽大媽歌舞,休憩公園區域中,可聚集不少,但此類男人有能成為劍道老師嗎?

但有文化的劍道老師動靜德行如上述,這亦是一種無文化。但最危險者是表裏不一的偽君子,但此類人皆有一共通點,平日道貌岸然,一見到女生便如沐春風,笑口吟吟,特別細心去教,去親近,道場中要注意提防此類高段男人。

切勿讓銷蝕段位原意和本來意義的元素滋生,會摧毀整個系統。



人情,關係,酬酢或當成榮譽性質頒發等等,都是會令劍道段位系統出現毀滅性影響的元素,也會導致整個系統下的劍道陷偏差災害,逐漸遠離正確的需求。

日本此方面依然尚算把關嚴謹,但不幸都曾發生了在居合道八段審查,審查員們出現貪瀆,此點令全劍連大為振動的一次新聞,影響到形象相當大。

但幸劍道可不是個人演武論功夫,劍道上需要上場對打,實技上當站起來,一出手行家便知有沒月有,是欺騙不到資劍道人眼晴的。

其實,段位是道標」,對維持劍德之正確很重要,根本不可放鬆,亦無須論貢獻或榮譽像象徵,否則便會毀壞整個地區系統,苦害後學,水平下降。也千萬別當段位成為階級權力之認證,這就完全扭曲了段位原意和本來意義了。

星期日, 5月 12, 2019

三殺法


原文:

重點節錄

1*如果對手有空隙我才出擊,要把攻擊對手的”虛“這件事牢記在心裡。這樣能打擊的地方就有很多吧。
有速度的人,在覺得對手「虛」的時候就會出劍,有時候就會擊出相當好的有效打擊。只是,劍道難就難在虛實的瞬息萬變,當覺得「有破綻」時才擊出就已經太慢了,就會被躲開。相反的,如果只是不停的尋找對手的「虛」,就會過於保守,遇到打擊慾強的對手,碰的飛出來就會反應不及。
所謂「三個不能允許的場面」是指起心動念時,落入對手的距離時及招式結束時。避免這三個時候之外,更重要的是要避開對手的實,並攻擊對手的虛。
所以,當對手猛烈的攻擊過來時,只要運用一點身體的移動,就能避開對手的實,再攻擊對手在實之後出現的虛。適時的後退是有必要的,可是不行光是後退,必須要能對對手的逼攻來反制。就好比風一樣,風不可能一直吹不停。有著呼吸的我們也是,如果從右邊呼出的氣就會從左邊回來,當氣恢復的同時就會有空隙出現,我們必須針對這個時機快速的進行攻擊。如此才能好好的和對方交手,敢踩進對手陣地去戰鬥的膽量是一定要有的吧。

2*審查不是只有表現自己的劍道,我覺得更一定要做出讓審查員覺得好的劍道。
要送給教授評分的論文,寫的都是自己的想法而不去考慮教授的喜好,大概不會得到好分數吧。
我們應該要去瞭解審查員想的是什麼,又喜歡些什麼。

3*肌肉與速度是成反比的。如果力量變的很強,那麼速度應該就會消失。拿西洋劍手,以我來說是右手,被告知絕對不可以用這隻手來拿重的東西。連只是提個裝滿水的水桶,都會被責罵。現在我的劍道裡,有從西洋劍中得到的教訓,這也是其中之一。
現在好像有一些劍道家為了要增加腕力,而用重的棒子來做擺振,或是去舉啞鈴。雖然我多少也會做這些,但基本上心裡一定會記得不要做到讓肌肉增加的程度。
有巧勁的劍道,需要歲月的累積,當中速度是不可或缺的。我想,沒有一定的速度就無法有巧勁。就算不是一直要做充滿速度的劍道也好,重要的是,一定要能有使用手之內做出有巧勁的技術。

4*所謂的三殺法就是殺其氣、殺其技、殺其劍。書中也有記載,如果能實踐三殺法,就能獲勝。在我年輕的時候,有試著去做做看,可是都無法成功。現在我知道為什麼會做不到了。因為做任何事情都一樣,想要同時進行三件事,人類是辦不到的。不過,因為在一瞬間可以完成一個動作,這個時候是“氣”,這個時候是“技”等等,能熟練的分開靈活運用,這就是三殺法。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看到有書籍是這樣將三殺法分開來完成的。

心正多數劍正,正劍未必正心



A=B B=C A不等於C
心正劍正,劍正心正,此兩「心」並不能劃上「=」,
心正多數劍正,正劍未必正心。
人心正邪豈能天真一劍能論。
有趣的哲學思考!

星期一, 5月 06, 2019

義人多異人


義人多異人,異人多離人。 
君子多不義,只是偽君子。







星期六, 5月 04, 2019

一念勝負,一念上達,何方是岸?



任何武道或運動都存在一批頂級人物,而所有後來者都會去模彷其動作,因此乃最佳指標。

但何解劍道卻不是去模彷七段和八段打法,世界卻出現另一種不相似的打法?是參加地方派出未足夠級的選手引致嗎?還是日本本土之七段和八段試合(比賽)才是真正的劍道最高?似乎不教師應該腦中存有這個問號?也是很有趣味的思考呢!

一念勝負,一念上達,何方是岸?

策封騎士之言



策封騎士 莊重地
將劍放到侍從右肩:「以戰士之名我要求你勇敢。」
長劍從右肩移到左肩: 「以天父之名我要求你公正。」
回到右肩 :「以聖母之名我要求你保護弱者和無辜之人。」
左肩: 「以少女之名我要求你保護所有婦女。」


策封 塔斯的 布蕾妮 成為騎士時是少讀了最後一段的,因她是女騎士。

不少華人雖云喜愛日本文化,骨子裏依然是一部〈甄環傳〉



劍道圈很有趣,喜歡地稽古的先生,會被學員背後批評為不懂教基本。但喜歡練基本的先生又會被學員背後批評為練習稽古強度不足。日本人在這方面則有點侍」脾性,比較服從不敢造次。


華人基因愛搞小動作,但遇上大事便閃縮四散,日本人基因是不強出頭,但遇上大事便會展示武士精神跟你死過。所以華人維新不成,革命亦唔湯唔水演變成個人崇拜,就是有宿命基因的。但估不到一班刀劍痴劍道迷,雖云喜愛日本文化,骨子裏依然是一部〈甄環傳〉。

星期二, 4月 30, 2019

違反了憲章中最重點的一條,這叫「推廣劍道」嗎?



不斷以取銷別人會藉,以會員資拒人門外,留難或拒請等等欄柵手段來對付現役劍道習者,這算是劍道協會(總會)宗旨嗎?這是違反了憲章中最重點的一條,這叫「推廣劍道」嗎?



同樣,不斷以取銷別人會藉,以非會員資格拒人門外,留難或拒絕屬會之申請等等欄柵手段來對付現役運動愛好者,這算是體育協會(總會) 宗旨嗎?這是違反了憲章中最重點的一條,這叫「推廣普及讓市民參與」嗎?

而亂象頻生,帳目不清,金錢利益問題,性騷擾,性侵案頻現等等,則是浪費運動員和家長金錢時間和擔心子女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