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0月 24, 2019

血債票償是說不通的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

抗爭者及年青的幾代人並不關心你班政治和理非能取多少個議席,
試問佔多了議席能改變到港共政府和興建制派一唱一和之劣政嗎?
香港人和幾代隨來者都不會再信任這個出賣和向港人施暴的政權,
前線以血以命來抗暴的心念就是未來要回一個守護香港人的政府,
血和命並不是拿來在政治上換取選票甘低層次這完全說不交通的!

百錬自得也要道德




塵世間一切武術之重點並不在哲理和包裝上,
要點在重複稽古恆常鍛和有緣遇上好先生,
也不能淪為石堅先生在電影中扮演那種角色,
百錬自得也要道德訓練出行俠仗義剛正不屈!

星期四, 9月 26, 2019

港人治港已失焦,現只有竊港者治港!




政治取向及愛國等意都只是表」,

利益掠奪或中飽私囊家人享用才是「裏」。

權力是取得打開金庫的鎖匙,權鬥並無公義只為誰執鎖匙。

這是中共和港共大小官員的思想核心,絕對不會還政於民。

生存權比一切重要,就是在極權下沒有被殺掉便是賺到了。

所以呢!制度是權力的衡制品,也是濫權取利者千方百計去摧毀它,也不介意和不掩飾地跟黑道勾結聯手來控制百姓,共享利益。

民不能太有自由,必須全面監控才能令當權者安心,故知識及教育必須強加控制,從娃娃開始灌輸意識形態,方便日後甘於成政權奴隸。

這種情況,不是愛國,是竊國,這國家並不再是人民的,人只當成是生產動物,有如供應主子財源的農莊中的圈養家禽。

而香港,落入一幫竊港政棍和商人手中,迎合上竊國者,便享用和使上述所陳。

不是港人治港,以竊港者治港,二十多年便弄出如被侵略中的淪陷局面,這個終弄出香港人尤是新一代年青人的覺醒時代,必須光復香港,就是一場震撼全世界的時代革命。

只有重回中英聯合聲明的河水不犯海水局面,才能平復,現失去制約平衡才是混亂之源。

星期六, 9月 14, 2019

你是一名在香港長大和接受公平思想教育的人,你能接受,你思想有病嗎?



【說話是如此講】

現在全班警察被大多數香港人罵,因警方7.21鐵證如山勾結鄉黑,而8.31派蒙面暴警進太子站無差別打市民至重傷 (傳有三人被打死),但依然有人會講係因出現示威搗亂、警察才會失控,情有可原。

但老老實實問心,你覺得班示年青男女,全好眉好貌,就算犯了什麼所謂罪都好,有需要出現「新屋嶺拘留所」此種恐怖執行殘暴私刑性侵手段之地方嗎?有必要進地鐵列車狂暴恐襲打殺香港人嗎?重手到對少年十多人圍打,棍棍打後腦,次之拘捕就算沒反抗都以膝壓頸椎,將面磨地至損破出血,警棍手面手甩門牙,以警靴踏斷少女手指骨活生生拋斷青年人手腕和手骹,如此狠毒手段,似乎捉殺人犯都不見如此兇狠。現在一街惡形惡相防暴,胡亂搜年青人和市民,合理嗎?

香港執行普通法,是有放錯一個都不應拉錯的,那豈能當人人有犯罪可疑者如斯對付呢?
在此無論你政治取向是還是香港人,你們能接受上述情況發生在文明法治的香港嗎?社會發生反政府施政而示威抗爭時,有需要如此,警察想去殺示威市民嗎?香港還有法律存在的嗎?這完全是有如獨裁者極度維護自身存亡,對反對施行的狠毒手段。

!你是一名在香港長大和接受公平思想教育的人,你能接受,你思想有病嗎?

星期三, 9月 04, 2019

在薄情的世界,選擇深情地做人



「我們痛苦,因為我們在薄情的世界,選擇深情地做人。」

送給各位深愛香港的香港人,加油!



星期一, 8月 19, 2019

牛油果伴飯


牛油果伴飯
當家中只有牛油果,白米,便不妙妨草草弄個伴飯。
煮好白米飯,取出放碗,放白芝麻。一個牛油果衯切影片,放少量海鹽,放黑胡椒,再放上飲面,再放刺身醬油 (按自已口味,但莫太多),有紫菜絲亦可放,有海帶絲亦可放,不放無妨。白身酸薑是夾口味的。
若要玩醋飯,有日米醋便可弄長飯來做牛油果伴飯。

牛油果有醬油味道很似鮪 (吞拿魚)的!

星期三, 7月 24, 2019

香港元朗恐襲中出現「竹刀」之 徵兆



元朗恐襲中出現竹刀」,
會不會是上帝給「香港劍道」一個 sign (徵兆)呢

「周雖舊邦,其命維新。」





星期五, 7月 12, 2019

武者修行 - 芥川龍之介 如此說


侏儒的話的圖片搜尋結果

【我向來以為武者修行是方的劍客當作比試的對手,用來精進其武藝。如今看來,實際上其目的是發現普天之下捨我其誰的心理。――〈宮本武藏傳〉讀後。

-          芥川龍之介 (1892-1927)
---------------------------------------------- 

BLOG主幾句 : 
真是一位劃時代的觀察者,不枉俺在東巢鴨行到身水身汗,去到    芥川龍之介 墓前憑弔一番。

星期二, 7月 02, 2019

「守護者」與「提取者」之戰爭,避不了的!


Image result for 地球水位狂升

香港是地球一丁點地方,但今之香港人有史以來最大型抗爭,卻蘊含極全球性的意義。

香港這幾代人,香港人都扮演著提取者角色,就是在香港此特殊政治和地理地方,自由地聚合發揮發大財精神,終於香港在英國殖民地管治下,日漸能在全世界舉足輕重。於是香港人能在香港提取利益,但長久以來皆沒有愛護香港的心念。

但到近廿年,香港人開始懂得愛護自己的生長地方,尤其是年青人,她們在環保開始覺醒,逐漸對土地,民生 ,政治方面也出現懂得參與,大前題全以愛自己家園作大前題。這批新思維者是以「守護者」姿態出現,而跟「提取者」必然形成矛盾是避不了的常識吧!

其實,全世界先進地方都因此種守護家園意識萌芽而出現改變,乃從環保中體會到人類和地球資源的關係。發大財者不惜破壞地球掠取資源致富,而守護者則竭力去保護地球資源,這個意識延續便是世代之爭,形成全球「提取者」跟「守護者」之爭,然而昔日階級之爭已被此種新思潮模糊化, 「守護者」便如昔年的左翼運動,席捲全世界。互聯網的出現,更令「守護者」獲得更多知識和更密聯繫。

若你尚停留在「提取者」行為思考中,那你是無視環保,無視地球資源和氣候變化危機的人,你依舊維持在發大財代表一切價值觀的自私層次。但人性本來是自私的,但這個世代正在改變,很多人意識到問題存在,若然人類再自私自利下去,未來是會是大災刧。

「守護者」之保衢行為,抗爭行為,一律是「提取者」眼中之暴動,這一點不足奇怪,因為「守護者」影響了「提取者」的方便,和展示了「提取者」之偽道德標準。

中共是全球最大的「提取者」,言則「守護者」必然跟其相悖,必然出對立。


香港今天的深層次矛盾在「守護者」精神從萌芽到今天,逐漸形成對「提取者」來講,是挑戰,昔年沒有人會懂愛護香港,頂多只是提出獅子山精神,守望相助,共同提升香港地位成國際城市,大家一同做快樂的「提取者」,這就是常常提到的「共業」。

終於時代行到這一步,正面沖突也不單單是政治,這是香港人一場世代思想價值觀戰爭,政治只是催化劑。所以連妹妹仔都走上街頭,穿戴口罩和工程黃帽去做前線示威者,勇不懼死,香港人新一代如此大勇,夫復何求!


俺無言,但會站在「守護者」這一邊,而俺知道地球冰川在急速溶解,好快令地球水位狂升七米,那時的香港沿岸,全會回歸大自然。

人類不愛惜大自然,大自然不會寬容對人類。

上一代不愛惜年青人,卻寬容對暴政,那便是革命的萌芽。「守護者」會演變成令「提取者」永無寧日的革命者。但日本幕末那批尊皇義士,在時代風雲中,最終也令新政治頭痛,也整治不了他們的執著的守護天皇精神,故「初心」不可亂用,不深層了解便成為侮辱。


「守護者」與「提取者」之戰爭,避不了的!最終「天道」(大自然) 會出手的,但「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天道無情,人只有奮起自救!



此張照片,留香港歷史如何去評價吧! 
只知香港人覺醒「守護者」一方己損失了三條年輕的生命

星期六, 6月 29, 2019

一個人的先天臟腑也是決定其衰老和老化度


未提供相片說明。

習武者,不少都會心肌肥大,其乃心臟肌肉,因應經鍛鍊時供血,泵需要加強,那心肌自然會強化,如同身體肌肉。但先天體質底子不好的人,經習武改善了身體,但臟腑未必能及先天底子好的人般強壯,只是日積月累的強化,當逐漸過了壯年,開始老化,意味腎開始虧損,男女皆是。腎主水,心主火,腎水若平衡不到心火,當心火太旺,那心臟便會出問題,所以中醫醫心先必醫腎,強腎來以腎水平衡心火,而腎跟肝和脾皆有生和剋的關係。中醫的臟腑五行理論是相當有玄妙學問的,那些服血壓藥者影響到腎衰竭,也是因治標不治本。而一個人的先天臟腑也是決定其衰老和老化度。

關於練劍道,劍道屬高強度,故必須懂調息和休息足夠,坐禪是一法,而練古流劍術亦有幫助,因古流著重下盤,乃培元,如內家功夫含有養生成份,先天體弱者,可能練古流劍術更合。

中土武道有描述武者,尤其拳師,會可能出現盛極而衰,其實也是其先天和後天,再加上調息和休息上,飲食上出問題,再強加訓練,便會盛極而衰,甚至廢武功,或廢掉下半生或餘生。

Image result for 坐禪

星期日, 6月 23, 2019

年青人的思想才是單純的初心和勇氣


何以有香港人會不受欺瞞呢!就可能是幾複雜的人性和價值取向問題,寫一本書都寫唔完。

那簡單講年青一兩代香港人吧,何解他們會覺醒,其實關乎到新一化接觸的文化已超乎了大人世界所能接觸和想像,是互聯網和智能手機網絡新生代,是真正有血肉的人類智能,AI能自我增值,班後生一樣在吸取網絡上的養份,獨立思考愈來愈強,分析能能力亦愈來愈強,那豈能接受監控政權那套扭曲和利用,於是反彈是遲早的事,也是專制政權一直禁止外界自由網上程式和社交網絡的原因,那是如電影REAL PLAYER ONE 中的另一個自由體系,根本不會跟舊式父權社會相容。

而年青人的思想才是單純的初心和勇氣,太多縛束的大人已望塵莫及。成人追不上的,便準備被新時代逐漸遺棄。


星期一, 6月 17, 2019

劍乃象徵正義,別人尊重劍道就是這個遠古承傳



各位劍道人,香港近日發生的大事,根本含大事大非,沒任何勢力有可能令到二百多萬人思考全是聲討政權和警察濫權使用過份暴力和武力對付年青人,更有年青人一死明志控訴政權之惡,更使出白色恐怖拘捕抗爭者和搜大學和市民,正常人人性是懂分是非的。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大時代」。

身為劍道人,劍道家,「劍」從第一天拿起劍便憧憬著一份正義,劍乃象徵正義,別人尊重劍道就是這個正義的遠古承傳。

日本劍者在幕未風雲大時代,出了不少倒幕義士,這也是一脈傳承自遠古的正義。

黑就黑,白就白,勝就勝,敗就敗,劍道中不存在灰色,只看你選白還是選黑。

大時代中的黑白,劍者無須捲入複雜的政治,但劍者不能背棄正義,正邪不分,更跟隨同流合污,貪戀權勢和富貴,這已不配拿劍。

若你有見不是站在此批香港二百多萬人心念一邊的劍道人,其根本不配拿劍,也不配去教化別人正義,什麼劍道人格形成和心正劍工等高尚誨訓,一切都只是虛偽的漂亮講談而矣!絲毫無真誠的心念。若是你跟隨的老師如此,你可破門另謀方向,此地不宜久留。


最後,那劍道「初心」是含有單純的正義意思,欺凌弱小的並不是正義。當「初心」不卻斷被強調,我輩身因為劍道人,感覺到「初心」在被褻瀆!可怒也!

劍道精神中的「初心」是珍貴如聖杯之物,需要聖殿騎士的代代承傳守護。而「騎士精神」也就是「劍道精神」,一脈相承。

筆者一直有如劍道圈中的大反對派,但其實對於劍道,俺是不折不拘扣的大保守派,在堅持那份遠古承傳,不忍看著被現代人功利心污染的劍道偽君子,還振振有詞去教化別人,去扭曲著真正「劍道精神」。


草草一刀
6.16寫於行足10小時二百多萬人大遊行後有感



星期四, 6月 13, 2019

如一個透明的幽靈在遊盪



行到這一步好多香人會想移民,這很正常,人之常情。

但發現愈年輕的香港人反而愈拒絕這想法,中老年者比例居多。

何解後生們捨不得短短廿年或十多年生活記錄的香港,反而居住在香港成大半世人的大人就毫不留戀香港呢?我不想在此探究,只想寫出一個身在異邦之奇特感受。

日本,常去,百多回了,短則五六天,長則廿多日,日本是很好,很安全很文明的國度,本身又熟悉日本,故旅遊做旅人,在日本是很愜意的一件事。但長期生活,先不講打工搵食,只講生活。我想記述一次獨自五六小時在巢鴨區散步的感受,我沒有說過超過三句簡單又別腳的問路和應酬日語,那全程接近沉默,可能如此加強了內觀和思考。

去巢鴨是找訪兩個名人之墓憑弔,一是 妙見寺之劍聖 千葉周作先生墓,一是在另一個寺院墓園中之著名文學者 芥川龍之介先生墓,前者裝修進不到,後者去到好易找,在沿路甚至墓園之路上,沒有人會理會我,或在意我此孤單旅人,甚至有當成我是日本其他地方的旅人,和善的地方和善的人,但她們不會了解我的心思,我亦不能閱讀到她們的心思,周遭如和善的異域,完全沒有人介意我的存在。腦海中的我是以粵語思和我對話此刻有感,若然住在日本,我終日便會是如此狀態,如一個透明的幽靈在遊盪。

我不想下半生如此過,移民之深層次心靈中,其流放者之哀傷,避秦之遠古基因,時會隱隱刺痛。

一個透明的幽靈在遊盪,就是移民吧!永遠作不了人的。

-完-


巧合後記,上網搜「一個透明的幽靈遊盪」圖,搜到此段東西,此乎這本書跟我有奢宿緣,必會到手的。


《游蕩者》是阿提岡的首部作品。主人公C.自稱“游蕩者”,他一刻不停地在城市中游蕩,對書籍、電影和戲劇充滿興趣,習慣批評周遭事物和那些安於現狀的人生。


  C.在人群中表現得異常敏感,並且擁有強烈的自我意識。整本小說幾乎都在描寫C.不知疲倦地行走,卻從未抵達任何目的地。當《游蕩者》1959年最初發表時,批評家們就指責阿提岡忽略生活現實,僅僅關注生命個體在社會中的異化。

  然而在今天看來,這一主題正是西方現代主義文學的經典母題。從波德萊爾到本雅明,“游蕩者”的形像如同一個幽靈,潛伏在所有現代人孤獨、疏離的心靈之中。這也是《游蕩者》何以成為20世紀土耳其文學經典的理由之一。

  小說以冬、春、夏、秋的時序展開,以第一人稱敘述C.的女朋友阿伊榭和古萊爾的想法。如果說在阿提岡散漫的敘述中,存在一條主線,那就是C.無窮無盡地尋找神秘的“她”的過程。“她”對C.來說,仿佛一塊隱形的磁鐵,成為他無目的漫游的終極驅動力,乃至一種信仰,那麼這背後到底藏匿著什麼?

  《游蕩者》的高潮來自於C.向女朋友傾訴自己的童年遭遇。C.在一歲的時候失去了母親,澤赫拉阿姨陪伴他一起長大。C.的父親是一位富有的經紀人,也是酒鬼,熱衷於玩弄女人。一天,幼年的C.在家中窺視到他的父親正在勾引澤赫拉阿姨,驚恐憤怒之下的C.衝上去阻止,反被暴戾的父親擰傷了耳朵。從此,C.便開始憎惡父親,並對人生產生懷疑。

  小說結尾處,游蕩者坐在街邊一家甜點店,喝著橙汁,突然看到玻璃窗外走過一個女孩。“這緊張的面容、怯生生的藍眼睛,他以前在哪兒見過。他的頭一下子不疼了,心裡一陣狂喜,帶著瘋狂的急切站起身。他尋覓的就是她。”C.連忙衝到街上,想抓住她的胳膊,不料女孩緊接著上了一輛公共汽車。C.沒有趕上,他發瘋似的在馬路中央攔下一輛出租車,又打斷司機的鼻子,人群圍攏過來,於是“她”再次消失了……

  游蕩者如此荒唐可笑的遭遇,“讓他有一種屈服的屈辱”。C.決定不跟任何人提起“她”,他將繼續背負著童年的秘密,在世間無盡地游蕩。


------------------------------------------------------------------------------

他聽見女孩的聲音說:“——思考得太多了這裡就會疼。您一定有一份讓大腦非常辛苦的工作。您是做什麼的?”“——我不工作,我只游蕩。”“——啊……!”他的太陽穴上的雙手縮了回去,好像一個游蕩者的腦袋就不是一個人的腦袋似的。——《游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