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2月 15, 2017

選擇性的 正義 ?


全日本劍道連盟 並沒有排斥外國劍道人在日本參與劍道推廣活動和審查。

國際劍道連盟 旗下的海外劍道協會或連盟,卻屢屢排斥外國劍道人或外地回流的本地劍道人(甚至劍道組織分裂),在該地參與劍道推廣活動和審查,因忌被搶地盤分薄學員量,此點尤其是發生在華人地區,屢見不鮮。真是跟日本比,日本人更懂得 有容乃大 嗎?

也許是 國際劍道連盟 的行政兵法嗎?如此只會造就出最強大的劍道依然在日本。海外如何努力都將精力浪費了在分裂和正統權爭中,也導致人才損缺了一大部份,此點在分裂浪口的協會和連盟諸公,難道你們不曾想及此種結果嗎?那是私心掩蓋了一切,還說什麼劍道精神?去私修行?你們浪費了那樣多人才,撫心不慚愧嗎?

那些得利益獲選手身份的劍手,眼見自已都不是公開公平公正選拔出來的,你一聲不發,只求自利,配稱俗人所謂錚錚風骨 劍士 嗎?當體壇性騷擾性侵流行的 me too 發聲你都發聲來聲討,那圈中不公平不正常,你有站出來發聲嗎?那這算是那門子,選擇性的 正義  ?



星期四, 12月 14, 2017

江湖無處不飛花


做人,可以笨,但只可笨一次!無下次!

昔年俺熱血,幫了一件老師去和組織討回公道。其後發現此人根本是 “任我行” 翻版,在組織中根本胡來,口一套,私下一套。利用我輩熱心去聲討 “東方不敗”,完全是武俠故事情節,此類“任我行”掌權,仲衰過“東方不敗”。

江湖還是宜作懶散人,折劍攜槍奔梁山,都一樣遇上 “宋江”,江湖無處不飛花,千萬別被花叢誘惑,才見到海邊草地棲身所!

注意,江湖最多掩藏身份的“任我行”,比陰陽難辨的“東方不敗”更可怕,必須斬纜遠離之,亦必須提防陰魂不散。





星期三, 12月 06, 2017

習日本現代劍道古流劍術和居合道等,其實目的是什麼?


習日本現代劍古流劍和居合道等,其實目的是什麼?

很多人都曾提出很多玄奧的哲理和精神道理,實有點故弄玄虛,令外人摸不著頭腦。至於當成武功的也忘記了今天是鎗的時代,刀劍舞台在博物館,而至於當COSPLAY的,又何須苦練做武者呢!

其實真正的目的,可能就是老來尚能,穿甲對打,拔刀收刀間身關節蹲踞自由,腰直人有神,那已經足夠,不須再說什麼目的了,因為已經達成目的了。

星期五, 12月 01, 2017

體育界之性騷擾講起。。。


教練肉緊如自己仔女的學員,在比賽場大庭廣眾下幫男或女按摩,根本上不是性騷擾,除非刻意去摸禁忌身體部份。

什麼指引都是一刀切,是垃圾,其實人心根本上沒有指引也曉得什麼可做可不做,人不是程式機械人。

你估學員不曉得什麼叫色迷迷的眼神,什麼是接性騷擾嗎?男女從細都知啦!

壞心眼教練就是去身時索油上去食豆腐,送人返屋企索吻,忽然對學員或後輩大獻欣勤,又說接送,又說約食飯,這類才是騷擾前奏,你受不拒便有進一步你受!
叫學員返屋企孤男寡女或者孤女寡男,什至孤男寡男,孤女寡女,都當然會不對勁的,尤其是今天社會,人心已正邪難分,免得就免。

等於俺年輕時代任旅行社,前輩早教落在出團時,你單人房時有團友上來找你千萬再找方法頂著度門令其打開否則會被人老屈或引來其他團友閒言。這也算是跑江湖的法則吧!


星期三, 11月 29, 2017

日本劍道依然有分什麼源流流派道場的時代約六十年左右吧!


下次去池袋,可以順訪巢鴨本妙寺參拜,劍豪千葉周作之墓在此。

安西水丸伯年少時有習劍道,先在千葉縣千倉地方,拜 心形刀流門下道場 (中譯者譯成新形刀流,心跟新乃同音字),後到高中在東京就拜 北辰一刀流門下道場, 北辰一刀流正是千葉周作千葉道場源頭。可是當年水丸伯次次一去拜比賽都輸,哈哈!

俺看到的是,水丸伯高中應該是1957-1960 年時間,那意味當時日本劍道依然有分什麼源流流派的道場,但亦有可能是江戶三大道場最後的餘輝!。




星期六, 11月 25, 2017

時代不曾饒過人


似乎去過多回東京的劍道館本家道場,都沒有好好留意此間如此有昭和風貌,相當有味道的咖啡店,在下站附近,這廿多多年來匆匆而過,亦從未進去飲杯咖啡,似乎要下一次留意了。多得細敏心眼劍友拍下,令我們留意到此遺珠!

而道場門外街口之沖繩酒吧,今回沒開,不曉得是關了店抑或休息,希望獨自看店的沖繩歐巴桑依然身體康健,俺依然未跟她好好飲一杯泡盛呢!此店曾伴俺渡不少個難眠的長夜,也有跟劍友在微醺論人生,跟館長第三攤,醉到單也忘記算,一班劍道「百架 (傻瓜)」就是飲酒維生的!

今回此店旁已開了間簡陋的細小新屋酒屋,也勢成競爭,比沖繩吧便宜很多呢!今回此一年道場外之街道算大改變,蓋了所新豪宅,一切都給予人一種大變化,時代不饒人,町道場的命運也是陷入時代洪流中,終於無奈亦無力地要接受變化。




時代不饒人,她也逐漸老了!

人生只有一次六十年


清酒浪人、酒藏浪客、清酒專欄作者......  (拙劍園博客,劍視主編......)

在下真身其實只是日本一間已成立了六十年劍道場之門人,今年碰巧俺逢六十歲,此照攝於東京道場門口館慶當日,我們仨比賽完畢,氣場未散,人生只有一次六十年,此照難得劍友以黑白菲林拍下,值得留念。

劍道道程上,我有我堅執,你有你的高傲,劍道是阿修羅道,是所有明王惡相之部份,絕無平和包容,只有惺惺相惜,君不見日本佛教史嗎?京都大火也是僧團有一手的,所謂修行,只是穿上一件僧袍而矣!而穿上劍道衣,能穿至完寂者稀,但會是福氣,不會死唔斷氣。


夫持劍者,是心持,人事人非可以置諸不理,但眼下正義則不能扭曲,否則便會陷入昔年扭曲的櫻花時代,成塗改人心正邪觀的怨邪之劍,那持劍者必再不衛道,只是憑劍為權維私。亦根本上無資格叫「武者」。



星期三, 11月 08, 2017

劍道場去留自由,但總要有個交代


現代劍道場,去留自由,合則聚不合則散但總要有個交代,沒交年費,已不算是成員身份吧!沒交月謝更不應該出席參與訓練。

在香港,劍道總會之成員可免費去他館交流那套是引發很多問題的,其實交流也不能當成是成員的自由行動,應該是有負責人帶領或曾打照應的,況且交流也不是每次出現如此頻密吧。那四出交流,只付了一個會之幾百元年費,其月謝也節省了呢!此對各道場收入是構成問題的,此點貪便宜人性你估武者就一定是清高嗎

武者修行,更莫亂用,正確傳統是有館長親書拜帖的,並不是人人可自己去做劍修行,你問淮館長無?你獲推薦無?

名袋更當然代表著一間道場名份,不穿便是浪人,給人了解,莫搞錯身份。你脫了館,名袋只成紀念品,而不應該再穿上。

而館長撬人家學員,更不是武者所謂吧!要增員就自行招攬,去搞宣傳,打人家學生主意,跟奪人子女無異。

自由民主從來不是武道場的模式,但你有自由去選擇,或者退出,一切要清楚,有交代,寫 退館 也是日本傳統的要求。昔日就算進門都要求填入門誓書,只今天已少來此套罷了,也看到人心素來不有不安元素,要一紙約束規管,今天的自由民主完全不可套進道場,但總會或聯盟則必須是奉行自由民主投票所產生,不可依道場模式照本宣科。
當然,昔日只存在流派,那有什麼大聯盟,武林盟主素來在武俠小說中都有描述,華人豈會不明白!就算日本人也知道此種複雜武道政治呢!大家都屬東方人。

舟山風雲劍~楔子~




過猶不及


有云: 「過猶不及」

那是指事情做得過頭,就跟做得不夠一樣,都是不合適的。

派對宴會,不乏各式overdosed的人,見怪不怪。此種人如此只為了should be arrested (被捕捉)

遺憾是,在劍道場,或大小劍道活動中,時出現「過猶不及」者身影,還指後輩做得不足,推人去做overdosed,此最差勁也!

以教師身份去對女學生有所企圖者,是該界別中之嚴重破壞者


所謂以教師身份去對女學生有所企圖者,其實全世界任何圈子都有,有付諸實行侵犯,毛手毛腳者,骨子裡已經失去控制,準備好身敗名裂,因其心已經控制不了其慾,也許含有「食過返尋味」之情況曾發生令其膽愈來愈大,推向失控邊緣。

教師身份獲權威令跟其學習者必然尊敬,會令心智不平衡者一旦獲得別人尊敬,便開始引發其心中暗處的慾望,好色者便便會犯做人的戒,是踩鋼線的慾火焚身!也害死很多女學生的心靈,她最尊敬的老師竟然只是一個愛慾支配著的低下人格者。受不了被其玩弄的,一死了之,台灣已發生。

在各類環境中,此種以教師身份去對女學生有所企圖者,是該界別中之嚴重破壞者,被玩弄者實在想法去揭發之,不能讓其食骨髓知味,害人害物下去。一只自私之慾獸,日本推理文學中常出現的人。

島原之亂


島原之亂,乃日本太平天國之亂,又稱天草之亂。

叫亂不如叫抗爭,是基督徒抵抗新藩主之殘酷鎮壓而爆發之對抗起義,以一名16歲年青人天草四郎率領百姓聖戰,幕府眼中的造反。

所以不要大大聲謂年青人無用,人云亦云。

而基督徒自古都不是一味沈默的!

華人一日不搞妥此廁所品味境界那窮多少百年都是徒然之改革,依然低俗品味中打轉淪迴。


若想了解日本人的屎坑如何漸變成廁所,再而進一步成化妝間、御手洗,再植根於一套在進行大號時之特有「花鳥風月」美學文化,即昔年設在屋邸起居外之茅廁,解放時欣賞四季景緻,大自然之景物,花草鳥鳴清風明月時之舒暢心境,那御手洗再不是臭格,升級成風雅乾淨地方。所以今天日本人大部份地方依然奉行廁所跟沐浴間分隔開,而往往就算密閉空間中都有擺放花草和裝飾,此乃「花鳥風月」美學文化之延續深植人心,而日本人去評議一間新食店,往往先看其對御手洗之態度,愈乾乾淨淨的證明此店的衛生到位,可安心光顧。

上面所描述的,請去找本日本甚至全世界僅有之奇書,細緻描述日本人廁所文化之文學短篇,日本文學家,谷崎潤一郎 所著〈 陰翳禮讚〉來細閱,有中譯本的。

華人一日不搞妥此廁所品味境界,那窮多少百年都是徒然之改革,依然低俗品味中打轉淪迴。若想了解日本人的屎坑如何漸變成廁所,再而進一步成化妝間、御手洗,再植根於一套在進行大號時之特有「花鳥風月」美學文化,即昔年設在屋邸起居外之茅廁,解放時欣賞四季景緻,大自然之景物,花草鳥鳴清風明月時之舒暢心境,那御手洗再不是臭格,升級成風雅乾淨地方。所以今天日本人大部份地方依然奉行廁所跟沐浴間分隔開,而往往就算密閉空間中都有擺放花草和裝飾,此乃「花鳥風月」美學文化之延續深植人心,而日本人去評議一間新食店,往往先看其對御手洗之態度,愈乾乾淨淨的證明此店的衛生到位,可安心光顧。
上面所描述的,請去找本日本甚至全世界僅有之奇書,細緻描述日本人廁所文化之文學短篇,日本文學家,谷崎潤一郎 所著〈 陰翳禮讚〉來細閱,有中譯本的。


華人一日不搞妥此廁所品味境界,那窮多少百年都是徒然之改革,依然低俗品味中打轉淪迴。

星期二, 11月 07, 2017

心不能安,道也難現


學佛,人人欲得道,故有大得、上師或寧波車現身,必被信眾圍繞簇擁,此情況是常見的,但不是有叫你安住一心,追隨一位上師的嗎?那何以又會如做出如粉絲見偶像般行為呢?言則功利之心由然而生,就算給你見到一代大德,又如何?你還是你,大德還是大德,有何區別呢?汝能瞬間開悟嗎?

學劍道,同樣如是觀,你心安不住,你簇擁多少位高段皆徒然,你也不會突然開悟,劍道是先生領進門,基本不出錯,日後便靠你自己修煉了,根本沒神功,亦無絕世師匠,追這個只是妄想,更擾亂你步伐。心不能安,道也難現。

見今樂部之劍,似甚鼓吹所謂交流那批高段者亦甘之如飴地去其他俱樂部傳授心得,若是老派傳統劍館,館長可不會隨便此種傳授,各家各法,日劍道素來無一統,只是組織認為應該一統,方便其掌控而矣!

古代劍客生涯亦本來無一物,人人得以成大師,只要你尚未死於刀下。鉛刀一割,初心者亦能敗高段,想到什麼嗎?若尚參不透,那你繼續去做追星拜月一族,最後都只是一場虛幻歡愉,台上那位依然沒你份,等同不會成佛。

無自身勤奮精進參悟修煉,就算你天天陪伴著劍聖跟多少高手交流也沒有丁點裨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