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17, 2024

不會惚悠對手或低段者,這是根本尊重對手的高段者態度,劍品是也!

 


高段都不應"等"(WAITING),要迫攻,不要打後手和用太多應技,依然要以出端技和採取主動。但很多高段者傲慢地走錯方向,這是已故舘長先生在生時跟我說的。所以我們很少見到先生打格擊技,尤其是格擊胴 (面返し胴) ,因格擊技乃迫對手先出手,先生喜歡先手為勝的打法,不會惚悠對手或低段者,這是根本尊重對手的態度,劍品是也!

星期五, 2月 16, 2024

「級」.....本來無一物,何故灑塵埃?

 


10級, 9級,8級,7級,6級,5級,4級,3級,2級,1級,
1級者再三個月後才能報考初段,再回到段位時間年份要求。
如此多級,如此多關卡,如何推廣? 是謀利還是推廣?最好看回過往的發展。

昔十多年前升段根本一級都不需要不需要,直接初段。後來加一級進去,拖長了三個月時間。 而往日劍道的十級到一級,只是各道場館長自行派發的,賺點經費的級試。 

現在日本全劍連依舊只需一級,但各海外劍協就各自為政,隨意搬考級之龍門,有聞澳大利亞劍協要取到一級後再幾年後才能考初段,這真是胡來的任其行事之嫌吧!國際劍道連盟又放任成員協會和連盟如此各自其政之做法,實不知何故。這反而只會令更多劍道人赴日本來升段 (這對全劍連是好處乎?!)耐人尋味的。

。。。但在牌面來看,這種多「級」化,只會令劍道人口更難增長,只予那些已獲高段者在沾沾自樂受人漠拜乎?這是很本來無一物下,何以自灑塵埃的事!

但似人類很喜歡去做此類相同的事,直角至一切扭曲,歸於塵土,可悲的!

這是未世反思,但武士(侍) 最終會煙清雲散,故是悲觀的,一個好好的人類武道財產,最終只會被現代人短視弄權者淪為神棍式工具。





星期四, 2月 15, 2024

合格者發出之「光」,甲辰年初五 撰

 


所有段位都是經人為審查批出的,最公道的是審查員跟参審者亳無交集或毫不相識。

如何能令在一天之內閱幾百名參審者中,相中你合格,那是很值得參研一番的;有三八段審查主審官級先生在接受〈劍道日本〉訪問時曾云: 「其實過程中真的看到有點呆悶,但會出現一位出場帶光的參審者,那合格者就是這位了,其吸引我專注觀看其表演,而通常此位參審者都是可以通過的。

我覺得這個放進各程度段位中都是同樣的吧!言而那「光」,應該是自信心和運氣的結合,君不見,藝人真人是有種光的,愈紅者,愈光!就是一層光彩從面上全身發出來的。有運,會有光,有很強大自信,亦有光。

劍道審查,不能患得患失,也不可準備不足,也不可沒有不求之心志,若如此,只會黯淡無光,做了幾百人幾千人中的一員,而不可能成為合格那少數。

功夫練足,時間並不會白費的,一定會有日能發光,但必須認真每次的練習。功力一足,無事不成。

四段自有四段之姿,五段,六段,七段亦然。內行人一望便心中有數,好多嘢是實至名歸的。

言則得到了段位金中做不出其段位之姿,便是段不配位了。


草草一刀

甲辰年初五 撰




真正高段高手的劍道打法

 


這位日本 谷先生的才是真正高段高手的劍道打法,佔守中線很穩,故很易剌擊壓制對手,攻SEME很強和穩固令對手後退,取本不是多,但中得很清脆。

其中段構勢如持真刀,腰板甚挺畢,高手該當如此,那些亂打,格擋的高段者,根本不屬高手。
 
似乎從站構看到 先生可能有點古流劍術底子。



星期一, 2月 12, 2024

取銷劍士封號,在1994年的〈劍道日本〉雜誌中已有讀者提出。

 


在1994年的〈劍道日本〉雜誌中已有讀者來函版中有投日本手投稿 (〈劍視〉曾在創刊號中譯成中文印出),提議取銷劍士封號(煉士、教士、範士),有段位相對己足夠,何必弄如碌架床之層疊狀況加上虛銜。 

轉眼三十年,今天依然,交錢交份PAPER ,便有封號,之所以能拋開這些封號的人,心態上才是真劍士,深層次中的真劍道家精神是也!才能一切俱「無」!

星期三, 1月 31, 2024

習武最忌陷入此種狀態中


觀察所得,很多拿起日本刀(KATANA),無論劍道或劍術習者,都出現了一個狀態:

They think they are somebody (覺得自已是跟別人不同的人)

一旦覺得自已興別人不同,便流露出不自然的氣場,成為不自然人。

but in fact they are nobody (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

真正高手多數是很自然的人,而且氣場詳和,穩重壓場。

這種感覺,高低立見。而習武最忌陷入此種狀態中。





童心單純,是沒有 somebody 概念的







星期二, 1月 30, 2024

劍道家對劍道的熱誠是單純及不會淡薄的

 


回想,汝第一日開始拎起竹刀練劍道,是什麼滋味?這個感覺,真正喜愛劍道的人,終生不滅的。故有云: 「劍道家對劍道的熱誠是單純及不會淡薄的」

每次段位審查後便自行放假不回道場稽古的只是取段一族,不算得上是劍道家。喜煮菜的人是不會放假不食,封刀封爐頭的,對吧!

而那些買時大花金錢攔揀好物的劍道防具和居合刀,其後被遺忘塵封丟在何方也懶理,甲在哭!刀在嗚鳴!真哭夭。!




王家衛電影中的情愛世界,可以講是愛情「葉隱」精神,忍戀才是極至

 


王家衛電影中的情愛世界,他應對日本電影〈其後〉應有很大感受,符合其「葉底藏花」男女情愛美學,可以講是愛情「葉隱」精神,忍戀才是極至。
逐漸 王家衛電影中的男女主角都沒有了接吻和床戲,一種乾乾淨淨的愛慾充滿張力,但少了赤裸裸的肉慾,甚至無身體接觸,轉化成靈慾,盡在眼神中表現,但也愛到海枯石爛,掛念到乾腸寸斷。



















星期日, 1月 28, 2024

〈隱劍鬼爪〉内有場戲......

 


返睇〈隱劍鬼爪〉,真係連下女都甘有禮貌,說話陰聲細氣,斯斯文文,所以冇讀書唔代表一定不懂禮數;主要是社會環境和氣氛(近排最討厭的名詞乃 氛圍) 的影響。人文質素不良的環境便只會出比下人更無禮的有錢人和官員。 

〈隱劍鬼爪〉内有場戲,無道德位高幕府大官跟地方官及眾藝妓酒宴時接見男主角,大官興奮地講到淫人妻子笑呵呵,當然只有男主角直斥其非,身為武士豈可如此行為,不歡而散。但最可怕是那同場地方官和眾藝妓皆附和著大官亦笑呵呵地奉迎,這種人物自古存在大家身邊,要小心。



星期六, 1月 27, 2024

做個優雅的人總比做件無教養的人好

 


做個優雅的人總比做件無教養的人好!不少男女行立坐臥都有種優雅的時代,我見過,我真係見過!那是半個全世紀前的港澳。 

而吾輩習日本劍道,成日口中講禮,但有幾多華人參透?在此無謂侃侃而談,要回顧自家剛身故舘長先生,就是一位昭和時代的少爺,縱人一生有百般是非功過,風雲際遇,盛衰遺憾,但先生動靜派頭依然,亦崇優,此點才是懷技藝的人,劍道家之氣度吧! 

汝習劍道,有了解此種作為人而我就是有點不同、不從俗的氣質氣派修為嗎?今人粗鄙,汝可以有不隨波逐流的權利,亦無必要奉承那些恃權傲物無禮倌人,這乃自貶身份。











星期五, 1月 26, 2024

此部2012法國小品電影〈SISTER〉跟昨天法國遺棄兒童新聞有點類似

 


應該好少HK觀眾看過此部2012法國小品電影〈SISTER〉(我姊姊),因為是 Léa Seydoux主演,後來好紅的邦女郎,007的最後歸宿,她未紅前拍希魔撞正殺人狂中演大咖農場三姊妹中一個,差點認不出是她,蕾雅絲端 (Léa Seydoux) 曾演過部〈 BLUE〉大膽到盡而獲獎,開始受關注,便紅了,她好有種特別的韻味,天生食此行飯的女生。

維基百科如此描寫: 她出身於電影世家,她祖父是百代電影公司(Pathé)的主席傑侯姆·瑟杜(Jérôme Seydoux);而兩位伯父尼可拉·瑟杜(Nicolas Seydoux)和米歇·瑟杜(Michel Seydoux)都是從事製片工作,其中尼可拉·瑟杜更是高蒙電影公司(Gaumont(英語:Gaumont Film Company))主席和CEO。  蕾雅就讀於巴黎國立高等音樂舞蹈學院,打算將來成為歌劇演唱家。]蕾雅本身並沒有想過要成為演員。在一次訪問中她表示,她在讀書的時候成績很差,而且從沒想過未來要當甚麼。]在大約18歲的時候,有一次她在一家咖啡店門外遇到一位男子,他是一個演員。蕾雅認識到他之後想,成為了一個演員後可以自由自在不受拘束,而且可以到世界各地演戲又可以認識很多很棒的人;覺得這樣是她理想中的生活,因此決定要當一位女演員。但她都要從大咖捱出身,家族沒有幫她一把,但她天生美麗質,後期不可同日而語了。

回說此部〈SISTER〉(我姊姊),因昨有單法國新聞,件7萬歲男童被單親阿媽遺棄兩年,無電渡兩年寒冬,他照樣自律地上學,在疫情期才被鄰居發覺他古怪地獨居,報警揭發,拉了個阿媽判監18個月,男孩說不想再見到她,詳新聞可閱此。一場人間悲劇!

而〈SISTER〉(我姊姊)是類似的故事,但幸沒有遺棄男孩,只間中離開他跟了男人,衰了便回家,男孩自小叫女主⻆作姊姊,但兩人血脈糾纏,常很如媽媽疼愛兒子般親密,但一有男人,她便離家,幸最後是團圓結局叫回媽媽。但這是電影故事,現實更殘酷,個阿媽更無人性和狠心,人心真可怕。

這位新聞中男生已9萬歲,童年陰影會好大,但他都算超硬淨,頂過兩年如此生活,希望好心人收養了他好好教,長大不簡單!







劍道只是一個課餘武藝,若練得正確,能延年益壽,四肢強健,減慢老化

 


外行人會講練劍道可減壓,但這是是錯誤的講法,任何活動皆可舒緩壓力;劍道只是一個課餘武藝,也不是運動,武藝若練得正確,能延年益壽,四肢壯強,減慢老化,練習控制自己的情绪和EQ;亦逐漸了解日本的文化。真正日本劍道是一門武道、藝術和哲學。兒童劍才是教育。

星期一, 1月 22, 2024

廣東流行歌就是那個80/90年代的香港粵語流行曲

 



睇〈繁花〉,其中好多插曲,有國語有粵語的,全是那個80/90年代的港台傑作,香港人睇得好過癮,而講上海話的也睇得好爽!

深圳的 DISCO一直很喜播昔年香港粵語流行曲快VERSION,而〈繁花〉也選播不少夾MOOD的80/90年代的香港粵語流行曲,更兩首是 BEYOND的,可能因為 王家衛導演監製吧!

廣東流行歌就是那個80/90年代的香港粵語流行曲,這個現象代表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