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5月 15, 2017

香港都有一段逝去的武林,那時代俺所學的太極拳

()
其實,香港都有一段逝去的武林。

那應該是半世紀前開始,而終於 李小龍先生逝去後一段時間,香港社會愈來愈富裕,再無多少人習武了。

俺無資格寫當時武林,但有能力寫回俺自己那段日子所接觸的武藝,俺盡量平實寫出來,給今人看看,也是美事。

俺中三就讀武風很盛之灣仔船街 利瑪竇書院男校,傳奇武打藝人 黃元申先生在此畢業的,昔日天台便是比武場,不習武便被欺侮被當娘娘腔被看不起,,故人人都學些什麼 大聖劈掛,譚腿,洪拳,詠春,蔡李佛,剛柔流空手道,系東流空手道,唐手門,跆拳道,柔道,北少林,八卦掌,綿拳,螳螂,白鶴,白眉,形意,心意等,真是什麼都有,比武時便自報家門,可見比武挺精采,打完又神奇地不記仇,一齊飲汽水。

而俺就傻呼呼跟幾個同學去左一間係北角之劇藝團,同學說果度有人教太極拳,學就免費,只需交團費,就甘俺便開始了一星期幾晚的太極拳訓練,一習便幾乎十年,俺記得約八年多,可能同學們是十年多,俺只八年。師父來來去去就教我們68件靓仔,師父頂多四十不到,尚單身,他教我們時中期成家立室有仔有女,在五十左右移民去了紐約,尚在公園教洋人太極拳。
~未完~

圖中張海報,俺同學昔年畫的,老土簡陋,但合當時口味。


()
俺太極拳師父,初稱先生,我們一直如此稱之,直至先生移民前,著眾人拜師執弟子禮,跪禮酙茶奉利是,做足功夫,便眾師兄弟開始稱叫師父,而俺依舊改不了口,慣叫先生,況且有趣在,俺記憶中沒有拜師環節,因俺那段日子已停習拳,人在進出日本搵食忙,但神奇地師父當了俺有份,而眾亦以為俺早已在師父家執入室弟子禮,這下俺正是陰差陽錯脫離了形式主義,但絲毫無影響到習拳和師父感情,證明了師父並不是寧波車,沒有拜師灌頂令人功力大增或什麼打通任督二脈,諸如此類武俠小說傳說情節。功夫全賴勤練,遇上好師父則是緣份了,緣太玄,甚難討論,是人生際遇吧!

師父身材細小無肚腩 但一身精肉,打破了太極拳老師肥頭耷耳大肚腩傳統形象,聞後生也曾在南華會操健身,曾見其赤上身如李小龍之展肌肉照,加上年青相貌英氣兼官仔骨骨,可以「霖死女!」可惜在師父身高,口多補句,師母真是比師父高的,這是後話。師父一身功夫源自鄭榮光先生的吳家太極拳,是最後的入室弟子,鄭天熊是師父口中大師兄,是鄭榮光先生侄兒,那時代叫武館會被政府戴有色眼鏡當三合會般管查,好煩,故叫 榮光健身院,而現在公園教太極那套分折動作123來做的 方拳,予新手易學,便是 鄭榮光先生所傳授出來的,俺所知就是如此少,因師父不多言,亦對自己出身和學拳經歷很少提及,只知有時去參加張三豐寶誕宴會,聞他有跟並師兄在此類武林場合表演左右太極拳,此味左太極拳今天應該沒人會耍吧!

師父細粒到不似功夫佬,但兩眼有神,雙手推來很沉很重似鋼棒,好難頂,而剛開始學時,怕我們年青人沒耐性操那套摸蝦太極拳,故會跟我們展示下所謂神奇功夫吸引我們,那些推他不動被化勁,打其肚腩展示棉花肚功夫,更有一位比我們年長的劇團身材粗壯男成員,乃習剛柔流空手道,向師父請教,即是講手,其後折服師父功夫,投其門下習太極拳,此段事蹟,俺聽回來的,因俺開始習拳時,此位粗壯男成員已在學了一段日子,證明所聞是真事。

因怕我們年青人沒耐性習百幾式的基本拳,就洐生出極具吸引力的開數張大地毯的落地功夫,我們感覺很好玩似練柔道落蓆受身,其實師父在消耗我們精力,予渠道去動筋骨,亦打好將來對練拳式時的被推被摔時懂得落地,這種功夫在公園學太極拳是沒有地方配合到練習的。

亦說明師父昔年也是如此練習落地,正所謂人一生無幾回真正打架,但一定會仆一兩次街,故受身功夫終生受益,師父亦曾在昔年移民前,在銅鑼灣希慎翠園(已搬遷)門內那幾級,離開時跟友講話踏空失足,他就順勢前向落地一推翻跟斗起身,絲毫無損,「真係師父都會仆街」,何況我們呢!
~未完~

圖乃俺跟同學兼同門師兄昔在維園推手練拳,例次次被班教太拳班阿伯盤問,「喂!哥哥仔推手同套拳幾正喎!邊度學架?」 (因為好少後生會耍太極拳,仲要懂雙推手。)



()
那多年在劇團之太極拳練習,俺嚐試寫出來,不加花巧節枝。起初,就是學方拳,123分解拳式那套,一堂教幾式,下一堂溫習又加幾式,開始重覆的便教快點,新拳式便慢點,師父一味強調要放鬆,要拳式合標準,另外時間便幫我們練功,什麼放飛勢左單腳站,師父站在旁壓落腰,又七星勢坐胯,被師父在傍住加迫力而不可升身,玩完左玩右腳,腳練到震,胯累到痛,腰全集中下盤訓練,即是強化大腿肌肉,那胯和膝都強化起來,下盤架穩才能發揮拳式,否則軟腳蟹豈能實戰,彼段練習我們最鍾意,開蓆落地,教側跟斗,前仆,側跌,後跌,全要學保護不能跌撞到頭,也不可手按怕斷腕,自練摔到騰空跌都無事,當年精力旺盛,根本不懂疲累,跌到啪啪聲,屋震,被樓下投訴後稍收歛。操123方拳也很辛苦,流汗很多,往往操完,成個廳地板有水浸印,是大家的汗水滴下地板,如此功力便一天一天累積。
後來教單推手,我們推師父被化掉,師父推來我們頂不住亦轉胯化不到,例跌,慢慢腰胯強了便不再跌,其後教雙推手,好玩多,熟練後便開始在蓆上推取拳式,即是所謂太極拳試招了,那被推跌是一定,落地技便派上用場,再逐漸教摔技,例如使出 十字手便會被撻生魚,生技是放手,殺技不放,摔斷手兼撻鑊金」,此招今天筋骨不易挨,但尚有不同使用法,能鎖手,不一定摔撻。雙推手時最慘同師父推,好難應付,一記 摟膝拗步,例被打推出蓆外,要不中記 單擺蓮,必側跌到應一應。

日子就是如此過,中間亦教我們好多練功動作加強基本的,什麼上/下剪花,甩手操,彌猴種樹,展臂劈掌,好多名堂的基本功法,再有將成套八段錦都教,又有套一練頸立粗的 易筋經重式,其實師父乃武痴,甚好研究,可能教我們的部份已不止吳家太極拳,不足怪奇。

吳家散式上,師父告訢我們有三十七勢,提手上勢,斜飛勢,下勢,十字手抱虎等等共三十七招實戰招式,有幾招是一式幾個使用法,例如 野馬分鬃,除了可摔,亦可化成掌法去,截手劈喉,或截手反掌揚對手面,全是狠招,平時推手禁使用,況且己不是埋身推手之招式,根本是手搏招式,另外 撲面掌,搬攔捶,雲手都是手搏技,當年保守的師父怕我們會打架,很後期在中學畢業後才教,但平日都難練習,昔年沒有防具,這也是一個遺憾。
但似乎此類手搏招式會隨自身功力而會發揮出來,這也是中國武術重視操拳,即是增加功力之途徑,但缺點是無實戰距離感和出手時機的掌握,亦培養不出那股氣殺,師父的氣場很強,他年輕時當有人上門踢館,時常是派他去應戰,故他實戰經驗多,便出現那種神,有股氣,但反而他怕我們學了回學校打架,會傷人,便一直早期不教,亦在老土地觀察各人品性從中二看到我中五畢,進社事,才再傳授更多技法。

而當被叫上他屋企私人練習時,便是另一番故事和另一層次的基礎功夫了,是各人終生難忘的災,但受惠一生回味無窮。
~未完~

(圖是中學年代,學了幾年拳,當然想試,這照片中地方是武林隱密勝地,寶雲道中段,堅尼地道對上,有一隱密羽毛球場,今天可能被拆或尚存,昔年是比試好地方,因學校天台都會被訓導主任捉罰,這地方約講手安全。而時有一些高手在私下練拳,曾見綿拳和查拳練拳者,他不介意我們班細路看,好NICE) 

 ()
師父脾氣很古肅,工作不是什麼文職,只是開牛奶公司那派牛奶車,貪其早下班方便去學拳,真正武痴,可能那時代亦可算習一技傍身可不愁搵食,因教拳收人也是很不錯的,師父常說昔年欲學椿功,一千元才教一式,至於那套棉花肚抗打氣功,也相當昂貴,但當年武風盛,人人想學都未必有機緣,一是沒門路,一是拳師揀人而教,你奉上錢都會被拒絕,昔日香武林就是如此有性格,個個師父或門派都要揀人傳援,全皆說理由在,不能傳心術不正之徒云云,但一樣有見錢開眼之流,亦有緊守門訓的武館,這是令一部份功夫斷傳原因之一。

俺師父揀了我們教,卻不收錢,還常請我們食粥,真是食粥,喜在北角電車總站旁一區排檔,今已煙消雲散。師父似乎不愁錢,又無多少物慾嗜好,不煙不酒,純武痴,也算奇人,俺就記憶中最記得師父追師母時,他在幫我們操拳執姿態時,劇團電話響,師父去接,講到忘形,我們呆在一式動作中,真是改變相站椿札馬般,不敢動,怕挨罵,累死,一身汗,當時不曉得師父跟誰講電話,是後來才知的趣聞,尚有師父曾買了隻貓頭鷹回劇團放在洗手間廢置浴缸中,黑布蓋鐵籠,叮囑各人勿好奇去逗弄,尤其是指名留俺,因俺最頑皮最不怕師父,終於俺揭開黑布看貓頭鷹,轉頭好有趣,原來是貓頭鷹加天麻炖湯可去頭風,師父準備弄來給女朋友飲的,這俺記憶很深,師父最擔心俺此頑皮仔搗便煩了,哈!哈!

多年習拳,轉眼進社會返工,俺回劇團操練時間減突然有日師父在落堂,和我一起乘電車回灣仔家方向時,師父叫我有時間便抽一周一兩晚上其家學站椿,著我不要告訴任何人,此種老一脫武者脾性,俺師父正是一份子,總之神神秘秘,令你心中響往神功的基因挑起條筋,當然舉腳答應。其後站椿訓練開始,有時師父和俺一起站,有時他在看書弄這弄那,只剩俺獨自在客廳站,師母有時煮粥給我們,俺上去多數兩小時多,站椿起碼45分鐘,初初真的很難受,腳和腰胯又震又累,多站渾元式,後加上伏牛,望月,托盤,左右獅滾球,懂式愈多,站時間愈長,而換式時不可企起身,下盤依舊,苦不堪言,狂吞口水,汗如雨下,身時抖再控制不抖,師父說昔年學此花一些錢,一式一式計,而他學習時代常早下班躲在南華會更衣室內站椿一站成個鐘,渾然忘我,還日日站,俺聽見都暈,次站,都只心等師父叫收功,這種師父叫叉電的日子,他說將來你必明白裨益,現必須經站椿將身體強化和儲蓄能量。題外下,今天不少氣功都有此式渾元椿類似的,有叫 培元椿,初習者必須多站來增強身體氣機和正能量,此椿,可能南拳扎低馬練功,異曲同工。

在師父家站椿的日,亦有推手亦教活步推手也在使拳式嚐勁化勁往往是俺被放風般被拋來捉回休息時便講一些拳式使用法,平日練一套,尚藏有比較狠毒打法,劈喉,採眼,撩陰,斷手等全有在那些平日看似斯文太極拳式中,師父謂沒經站椿便功力不足去使出,便唔湯唔水」,故練拳必須練功,尚有多種太極功,有坐在兩張椅上做的單推掌,類似 如風似閉的雙推掌,左右抱球轉腰手山,前攀足拉筋等,尚有一堆類在劇團教的練基本腰胯動功,類似 鐵門閂的金龜式,血壓高戒練,敞在地做的搖船式 (元寶式),亦很多拍打身體的動功,也拍面手腳等原來全是抗打功,但後期此部份俺不及後來師父家習技的同門精和懂到練肚抗打之技巧,因為俺工作關係常頻出遠門赴日本領旅行團搵食、那俺的年青武痴時代也宣佈中止了。

再七年多後,期間師父已移民美利堅,俺去習日本劍道,一習停不了,已三十年,尚在繼續,也拜到幾位真正日本古流劍術武術家求授劍法,轉眼都七、年,此段是重要開眼過程,所有好的功夫,師不論中日必長壽,有接近90才仙遊,有尚健在,有接近80的依舊身直筋鬆,真骨格精奇,俺若晚年能若此,則練得法,得道矣!

師父曾在回港時參觀俺練日本劍道,其實在劇團練習日子後期師父授玄玄刀,吳家太極劍等兵器,因怕我要搞搞趣西,俺記得曾穿多只鋼環在雙手前臂來走圈練八卦掌 (後期師父在家終於教形意拳,但其形意拳充滿太極拳味道,別樹一格,其回港多回,有一次叫我下,值得珍藏,懂看者必驚訝其似柔實剛之拳勁) 種種但俺印象最深是拳法。師父看日本劍道,不排斥,尚說此種武學有長處,很欣那套防具也說可拿來練手搏也安全也說俺曾習太極拳懂放鬆,則以後學其它武功也會易上手,懂分解動作精妙,叮囑俺莫忘記站椿和練功。

俺要記的尚有一篇吧,因記俺師兄弟們後來也上了師父家習拳至移民,那段時間,是比俺所學到的更多。 
~未完~

圖乃俺同學兼師兄昔年在劇團文娛表演玄玄刀。

 ()
這篇是最後一記,也絕對是整篇之高潮,可能更寫出了一些練功之秘,其實今天鎗械核武都完備,還在武學上諸多藏秘的,亦不曉得懷什麼心理,中國武學斷傳失傳的已很多,留得幾多便幾多,才是武者應該要做的正道吧!

下面記述,不少是俺問師兄弟搜集而成,因後後日子,俺已不再在師父家學習故師兄弟知道更多。師兄謂後期在師父家學的跟俺所學的差不多,他們上去練是先三人,再後四人,那時師父才揭說俺曾在眾前已在其家習拳習功大半年,師父就是位老傅統的人,因人而授。但我們眾感情很好,還日後互相無保留地交流師父所授。

關於棉花肚那部份是氣功,是學習腹式呼吸,千回便有成,俺師兄日日練,三個月也有感覺出來,是吸胸充氣,呼落肚腹漲,如是一吸一呼重覆一段時間,做時站立如太極拳起式便是,當有氣感,師父便以手試壓腹看情況,慢慢可以去拳打腹,腹若充氣氣球,此功便是棉肚,其缺點是會必出肚腩,身材逐漸圓漲,氣包身引起之身材改變,貪靓師父立即怕怕,現老來回練,講當年,得啖笑!抗打棉花肚功夫是存在的,迄今沒有廣傳,昔年上擋台者當然必修抗打,不打擂台者亦不必須去練。俺曾聞師父說,牙擦拳王奇利曾來香找人赴美國教他此套抗打氣功,可能是真的吧!(後記一下,俺和師父兄都知道練 元寶式可封雞心能抗打,師父常按我們胸椎下雞心有無漲感。)

師父家中有習太極拳畢業證書,鄭榮光先生授予,1956年師父18歲,便開始在學院助教練習十多年後,再找來我輩幾位13歲青少年來傳授,當年都算有點行前思想收一班青少年,因後師父知道有很多動作要求,年紀大少少都做到,師父當年3513/15的我們,有先見,太極拳並不是老人拳,宜從細學最好。聞師父是 鄭榮光先生十位入室弟子中最後一名,師父常被派跟上門討教者比試, 師父擺勢習慣似打西洋拳雙手舉前頭,因其矮小,對手必攻其頭。師父茶餘飯後曾謂昔年打擂台好打得的師兄 鄭天熊先生打的是形意拳,豈止太極拳招,說形意拳要訣在打人一百,自傷七十」,是勇拼攻,能勝也往往自已都一面血,擂台目的就是要打勝,不會惜身,平練拳性格勇不留手者合想擂台,對上門討教者反而不能太傷人,見好即收,免結怨。

師父沒說他們的形意拳如何學來,但其形意拳在最後期移前才教出來他那套拳不長、易學難精,師兄說很多時不是操拳,是練十二動物形態動作之單式功法,「鷹 熊」重複又重複動作,但放鬆來做,讓勁力慢慢在圓潤動作中發出,此點很難文字表達,故隨文附上師父的十多年,可能廿年前,六十多七十未到,其 形意拳錄影https://youtu.be/Aa8SKjp2Jrc ,可見有太極拳風格,但卻精神猛,富攻擊性的直線攻擊拳,懂看的自然知是好拳法,師父此拳亦跟一般常見的發勁形意拳有異。師父兩手素來似鐵棒般,打推來不好受,此套拳若被其真打中,見其暗勁之強必很傷!

言則,太極拳師,精手搏者,修 形意拳是有補益之攻擊拳法,似乎非虛!其實內家三派,太極 形意 八卦,混習沒相沖的, 師父亦曾如是說。

師父年事已高,已返老還童要坐輪和掛氧氣,記憶漸失,其脾性不喜出鋒頭,故武林少留故事,俺覺得今我輩也登六 (60)也許正式給恩師留一記事也無妨吧!這就是在下那時代所接觸的太極拳,那可能是香港一段逝去的武林之日子。

最後,師父名字叫 簡超凡 我從小至今都叫 簡生。他真是超凡武藝的平凡人。
 ~全文完

撰文: 草草一刀  2017.5.15
完文有感,我有幸經歷那個係男生都尚武的香港時代,亦獲得好師父傳授,終生受用。所以迄今我都唔會隨便叫人 師父 或者 老師 。只有內傳弟子,才有資格叫 「師父」。


*補遺: 師父在移民前亦曾應其另一弟子 (跟師父年歲相若朋友)之邀,在沙田教太極班,教了一批學生,但可能未必太知我們的故事。 J


圖乃昔兄弟之太極拳表演在文娛助慶。
師父晚年回港天台授養功法和演太拳留影 (師父晚年真是去到守破離,離之階段,成套太極拳充滿自已心德,更改良動作。。)
師兄跟師父拍傳照留影 (可惜俺無拍 XD)







VIDEO: 形意拳錄影 https://youtu.be/Aa8SKjp2Jrc



眾師兄弟難得從15-60之留影


昔年維園是武痴傻仔的勝地



沒有留言: